薔薇花季

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國民英雄》小說版另一個結局

首先,以下這段是在第九章尾部刪除的段落,由於關乎劇情發展,在此還是先放上(這段是在陳嘉亮吩咐手下進行某種計畫以及洪小綠在醫院見到父親,這兩幕之間) 他必須將功贖罪! 醫院裡,一名黑衣男子走在燈光昏暗的走道,躡手躡腳,盡量不讓人發現他的存在。 TW471104BC07,這是他的編號。 與他同組的殺手都戲稱他們這組的 BC 是 Black Cat,個個本領可比擬國軍傳奇的『黑貓中隊』,而他便是其中的 Lucky Seven,『黑貓07』。 他沒有名字,編號是他唯一的身份認證,若是消除了手腕處這個條碼刺青,他不曉得自己該何去何從。 可當他誤傷了陳嘉林的女兒,他知道自己在組織已經失去了存在的價值,隨時可能被迫以性命抵償,於是他逃了,窩囊地藏起來,不敢面對現實。 但他也明白,自己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遲早會被組織的天羅地網揪出來,到時肯定不得好死。 所以他只有一條路,將功贖罪。 有個值班護士經過,他迅速閃到角落,待她走後,才又悄悄往前進,來到洪小綠病房門外。 他盯著那扇虛掩的門,若有所思。 下面是小說原始版本的結局,從陳嘉亮命令 Channel X 上快報後開始~~ Channel X快報:為了湮滅犯罪證據,IPIC總裁陳嘉林不惜綁架親生女兒! 在街頭此起彼落的短訊鈴響,為這個社會投下震撼彈。 一個知名的企業總裁,在外頭有個私生女已經是很大的八卦了,居然還為了掩蓋自己公司的醜聞,試圖綁架女兒,交換證據,泯滅人性,其心可誅,實在令人不齒! Channel X率先爆料後,其他媒體紛紛跟進開槍,其中只有BIG TV處境最尷尬,不知該如何批判自己的大老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國民英雄安在勇在『敵台』做出一系列的獨家報導,揭穿IPIC石化廠污染環境、官商勾結的內幕! 鄭經倫雖是共犯,但他主動招供,情有可原,最大的萬惡之首就是那個平常擺出溫文儒雅企業家風範,實際卻是自私自利大奸商的陳嘉林。 社會輿論嘩然,檢警介入調查,IPIC股價崩盤,陳嘉林身敗名裂,而一直以來身陷正反兩面批評的安在勇終於能證明自己完全清白,也為無辜喪命的未婚妻討回公道。 陳嘉林玩完了。 黑貓07躲在髒臭的暗巷裡看報紙,一則則報導令他怵目驚心,不敢置信。 曾經呼風喚雨的男人,如今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世間的起落,真叫人難以想像。 不過這正是他翻身的好機會。 他瞇著眼,想起那天他到醫院想探望洪小綠,意外發現陳嘉林綁架自己親生女兒,他跟著潛上屋頂,埋伏在角落窺視。 他看見所有的過程,包括陳嘉林怎麼威脅安在勇交出證據,以及那聲神秘的槍響。 開槍的是某個在安在勇之後潛上屋頂的男子,與他同樣穿著一身黑色勁裝,事後,他悄悄跟蹤那名黑衣男子,驚覺對方原來也是組織的一員,而且受到陳嘉亮收買,多年來一直擔任間諜活動。 他不知道還有多少人也像那傢伙一樣背叛了組織,但他確定,若是自己能親手逮到陳嘉亮,逼陳嘉亮吐落名單,肯定是大功一件。 那他就可以回家了。 一念及此,黑貓07忍不住咧嘴笑。 他很小的時候便成了孤兒,組織便是他的家,『黑貓中隊』就是他最親近的家人。 為了『回家』,他可以不惜一切! ※※※ 「……以上是這節新聞內容,我是主播安在勇,我們下回再見。」 洪小綠坐在病床上,盯著筆記型電腦螢幕上安在勇播報新聞的英姿,不禁彎唇淺笑。 這男人果然還是坐在主播台的時候,最帥! 「在看什麼?」安在勇的聲音。 她抬頭,笑望他。「你來啦。」 「妳怎樣?今天感覺好多了嗎?」他問,將手上一束鮮花擱在茶几。 「嗯,好多了。醫生說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太好了。」他在床邊的椅子坐下,臉龐湊向電腦螢幕。 她知道他好奇,解釋。「我在看你播報新聞啦。」 「有什麼好看的?」 「很帥啊。」 「在取笑我吧?怎麼聽都不像讚美。」 「哪有?我是真心稱讚啊。安主播最帥!」她俏皮地朝他豎起兩手的大拇指。 這麼一來,他反倒有些莫名地害臊,拉下她的手。「別鬧了。」 她嘻嘻笑。 他看著她燦爛的笑容,心弦一扯,總覺得她是在強顏歡笑,這幾天媒體撲天蓋地都是關於她父親的報導,他不信她毫無感覺。 「小綠,妳……看到我今天做的專題了吧?」他小心翼翼地試探。 「嗯。」 「覺得怎樣?」 「很好啊。」 他不說話,微微蹙眉。 洪小綠見他的表情,幽幽嘆息。「我知道你想什麼,你以為我會很難過,對吧?自己的爸爸竟然是那種毫無廉恥的人,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不惜綁架女兒,甚至……拿我來擋子彈……」她驀地頓住,深呼吸,勉力揚唇。「我沒事啦,其實無所謂,我早就對他切心了,他綁架我只是讓我更加認清他是什麼樣的人而已,我一點也不……難過。」 說謊。 安在勇注視洪小綠,她微顫的嗓音,隱約漾著瑩光的眼眸,在在洩漏了她壓抑的情感,怎麼可能不傷心?再怎麼說,對方是自己有血緣關係的父親。 但他沒有戳破她,有時候,人需要對自己說謊,才能更堅強地活下去。 「反正他現在已經自食惡果了,我相信有你跟Channel X持續監督,檢察官一定會起訴他的,他就等著上法庭吃牢飯吧。」洪小綠用力咬了咬唇,強自展顏微笑。「我現在對那個躲在幕後的人還比較有興趣。」 安在勇心念一動。「妳說那個在幕後操縱這一切的人?」 「對啊。」她點頭。「難道你不想把他揪出來嗎?」 「我當然想。其實我來醫院以前,剛跟麥可談過。我想,與其等警方循線追查Channel X背後的金主到底是誰?不如直接問麥可。」 「你直接問他?可是他會說嗎?」 「我沒叫他說,我只是請他傳達我的要求——」 ※※※ 「他想見『卡珊卓』。」 「他這麼說?」陳嘉亮挑眉。 「是,他要我打電話給你,轉告你這句話。」 不愧是他弟弟,腦筋夠靈活。陳嘉亮微笑。 「你要見他嗎?」麥可問。 他要見嗎? 陳嘉亮勾唇,似笑非笑,從這盤棋開始落下第一子,他不就一直期待著這一天嗎?由他最親愛的弟弟來結束棋局。 「你告訴他,我在BIG TV等他。」 掛電話後,陳嘉亮簽了幾份必要的文件,寫了幾封E-mail,跟律師聯絡,全部處理妥當時,辦公室的門也正好被推開。 進來的人是陳嘉林,雖然仍是一貫的西裝筆挺,但面容疲倦,神色黯淡,完全失去了從前的意氣風發。 陳嘉亮起身。「哥,你怎麼來了?」 「我剛從地檢署回來。」陳嘉林在沙發上坐下,扯鬆領帶。「這次事情真的大條了,檢方除了掌握鄭經倫,還大舉搜索IPIC,證據對我們很不利,律師說情況很不樂觀。」 是嗎?陳嘉亮詭譎地揚唇。 「就連『薩摩塔斯』計畫,鄭經倫也招了,公司幾個核心高層都被傳喚去問話,我想檢方下一個目標就是你了。」 「我想也是。」 「律師建議我們兄弟倆先商議一下,看到時候檢方問起,怎麼說比較好。」 「我看不需要多此一舉,說實話就好了啊。」 「嗄?」陳嘉林困惑地望向弟弟。 陳嘉亮抿唇一笑,閒閒地端起茶杯,淺啜一口。「我打算說實話,哥,檢方問什麼,我就答什麼,幫助他們釐清整個來龍去脈。」 「你說什麼?」陳嘉林霍然起身。「你瘋了嗎?現在外面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說我們IPIC為了賺錢草菅人命,如果你如實招出薩摩塔斯計畫的詳細內容,不只IPIC毀了,我們兩兄弟,整個陳家都會跟著完蛋!」 「就算IPIC跟我們陳家都毀了,那也只能說是報應啊。」陳嘉林笑得好燦爛。「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難道我們做了這些事,不該付出代價嗎?」 陳嘉林駭然睜眼,不敢置信地瞪著弟弟,他在說些什麼鬼話? 陳嘉亮悠哉地繼續。「哥,我記得你說過,勝利女神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不過我忘了提醒你,我跟你,並不是同一邊。」 陳嘉林悚然凜神。「你是什麼意思?」 「綁架自己的親人是什麼滋味?讓自己的女兒瞧不起是什麼感覺?很難過吧?痛苦吧?大家都說你冷血,沒人性,是不折不扣的惡魔,知不知道這就是我這些年來對自己的感想?」陳嘉亮走到兄長面前,眼神如冰。「是你,設計我害死我親生媽媽,你真以為自己能一輩子瞞住我嗎?」 嚴厲的指控嚇慌了陳嘉林,倒抽涼氣。「嘉亮,你……誤會了……」 「我沒有誤會。我查證過了,你很早就知道我親生媽媽是誰,她會進IPIC工作,也是你暗中牽線。」 「我只是……我沒惡意,是爸覺得對不起她,剛好那時候他們家遇到一點經濟問題,爸才想說讓他們夫妻倆進IPIC工作,也算是補償她。」 「因為這樣,你媽不高興了,對不對?所以後來,你才會利用我引發那場電線走火的意外,燒死她,算是為你媽出一口氣。」 「不是那樣的。」陳嘉林虛弱地為自己辯解。 「哥,你以為這一切是誰安排的?謝易達的情報是我丟給他的,我知道他會拿來恐嚇你,只是我沒想到你會派人殺了羅珊珊……」陳嘉亮悄悄握了握拳,對這件事,他一直頗有遺憾。「鄭經倫最後會挺身而出舉發IPIC,也是因為我把張采莉的屍體照片寄給他。」 陳嘉林聞言,先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跟著胸口飆起怒火,一個箭步,揪住弟弟衣領,狂吼。「陳嘉亮!你怎麼可以這樣對自己的哥哥?居然陷害我!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倒我嗎?你等著瞧!我不會放過你……」 陳嘉亮面無表情地扯下兄長手臂。「下地獄去吧!我會在那裡等你。」 ※※※ 怎麼會是BIG TV? 接到麥可通知卡珊卓約他在BIG TV見面,安在勇很訝異,百思不解,洪小綠則堅持提早出院,跟他一同赴約。 兩人帶著滿腹疑惑,來到BIG TV,在樓下大廳巧遇卓以安與孔元慶,卓以安神情疲憊,看得出來陳嘉林事件對她造成相當震撼,孔元慶也因為電視台出資老闆爆出如此巨大的醜聞,忙得焦頭爛額。孔卓二人見到安在勇,都頗覺尷尬。 「安,你怎麼來了?」 「有人跟我約在這裡。」安在勇簡單地回答。 「喔。」 「那我們先上去了。」 雙方錯身而過,昔日的朋友如今相見無語,安在勇不禁黯然神傷。 洪小綠理解他的失落,安慰地拍拍他的肩。 他對她微笑,振作精神,跟她搭電梯直達最高樓,卡珊卓與他們約在戶外空中花園。 他們來到花園,四下卻無人。 「那人還沒來嗎?」洪小綠奇怪地問。「遲到了?」 「大概吧。我們再等等。」 「喂,你猜那人是男是女?」 「男的。」 「為什麼?」 「直覺。」 兩人一面交談,安在勇一面觀察周遭,忽地,他瞥見玻璃暖房後有人影閃動。 他比出要洪小綠噤聲的手勢,躡輕了步履,來到玻璃屋後,驚見一個黑衣男子正拿手槍箝制另一個男人。 「你做什麼?!」他驚叱。 「別過來!」黑貓07有些慌,一手箝勾陳嘉亮頸子,另一手拿著槍搖晃。「敢輕舉妄動的話,我就殺了他。」 「發生什麼事了?」 洪小綠不明所以,也走過來,安在勇連忙將她擋在身後,高舉雙手,表明自己絕無挑釁之意。 「這位先生,請你別衝動。」 「閃開!」黑貓07揮舞手槍。 兩人默默讓開。 黑衣男拖著陳嘉亮,慢慢往入口處退,說來也巧,大樓下方的馬路正好響起一串警笛聲,黑貓07瞬間神經抽緊。 「你們居然報警!」他嘶聲怒吼。 「你誤會了,那不是我們叫的,可能只是剛好路過。」安在勇試圖解釋。 黑貓07根本不聽,臉色發白,雙目無神,這陣子他一直在逃亡,鎮日生活在恐懼中,失去了理智的判斷力,只覺得自己像受困暗黑地道的老鼠,不見天日。 他怕自己被抓,急忙推開陳嘉亮,拔腿就跑,怕安在勇他們追上來,一面轉身胡亂開了幾槍。 「小心!」安在勇驚呼,警覺地撲倒洪小綠。 過了片刻,黑衣男逃離,周遭一片靜寂,安在勇扶著洪小綠站起身。 「妳沒受傷吧?」 洪小綠搖頭。「你呢?」 「我也沒事。」他欣慰地捏捏她的手,驀地神智一凜,眸光掃射,落定躺在不遠處的陳嘉亮。 鮮血,在水泥地面緩緩地開出一朵豔麗的毒花—— ※※※ 所有環節他都算到了,但這個人,這一槍,卻在他意料之外。 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他自負聰明,最後卻栽在一個亡命之徒手上。 陳嘉亮自嘲,右手按壓上腹部,徒勞地想止痛,疼痛卻猶如永不停熄的地獄之火,燒灼著他。 「快叫救護車!」他聽見安在勇焦急的嗓音。「陳嘉亮,你振作點,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沒用的。他恍惚地想。誰也救不了他。 他睜開眼,迎向安在勇擔憂的臉龐。「真相是什麼,你現在知道了嗎?」 「什麼?」安在勇愣了愣,倏地恍然。「你就是卡珊卓?」 他點頭。 安在勇難以置信,腦海飛快地浮掠無數念頭。「你既是BIG TV的總經理,又是Channel X的幕後老闆,一手操縱這兩大媒體,我跟小綠,甚至麥可、孔元慶跟卓以安,都是你手中的棋子,你利用我們相互鬥爭,藉此引導輿論到你想要的方向……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他微微一笑。「這就是你所看到的真相嗎?」 安在勇注視他飄忽的笑容,更迷惑了。「為什麼你要丟線索給我跟小綠?打擊IPIC,揭穿『薩摩塔斯』計畫的內幕,對你這個計畫的開發者,並沒有好處啊!」 「因為我想報復。」 「報復?」 「好幾年前,IPIC資訊室發生一起電線走火的意外,死了兩個員工,那其實不是意外,是有計畫的謀殺。」 謀殺! 「你是說……」 「是我害死你爸媽的。」 安在勇聞言,驚駭得說不出話來,一旁聽著的洪小綠也呆了。 「因為他們無意之間看到了『薩摩塔斯』計畫的初稿,跑來勸我中止開發計畫,你媽還跪下來哭著求我。」陳嘉亮努力調勻短促的氣息,回憶令他更痛了,傷口的血好像怎樣都流不完。「我擔心機密外洩,本來只是想恐嚇他們閉嘴,沒想到火勢會一發不可收拾……後來我才知道,是我哥安排在室內堆了大量易燃物,是他設計我成為殺人兇手。」 「所以你就決定報復他?」安在勇半信半疑,這段自白實在太令他震撼,胸海翻騰,捲起千堆雪。「為什麼不跟警察把事實真相說出來就好?」 陳嘉亮譏誚地扯唇。「真相不是用眼睛看,用耳朵聽,用嘴巴說就能知道的,你在媒體圈打滾這麼多年,還不明白這一點?」 安在勇啞然,半晌,才找回說話的聲音。「為什麼把我扯進這件事?」 陳嘉亮沒立刻回答,看了他好一會兒,以往清澈犀利的眼神此刻卻是朦朧。「你自從坐上主播台後,漸漸失去了理想,你對所謂的正義感到懷疑,淘空靈魂,隨波逐流。」 「你的意思是你在解救我嗎?」安在勇忍不住譏諷。「為了把我變回那個勇於追求真相的安在勇,才把我扯進這件事?」 「我沒這麼偉大。」陳嘉亮笑笑,並不在意他譏諷。「我只是覺得你才是最有資格制裁我們兄弟的人——你知道謝易達手上的情報是我丟給他的嗎?所以也等於是我害死羅珊珊。你爸媽跟你未婚妻的死,都跟我有關。」 安在勇猛然握拳,指尖掐入掌心,他瞪視陳嘉亮,很想痛恨這個人,但不知怎地,胸口卻升起一股淡淡的悲憫,甚至有點難以釐清的痛。 「那我呢?」洪小綠也追問。「你為什麼用『卡珊卓』這個化名接觸我?」 陳嘉亮稍稍轉頭望向她,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已足夠他冷汗直流。「因為我早就知道妳是我哥的私生女,所以我希望妳能參與追查『薩摩塔斯』,讓我哥也嚐嚐……骨肉相殘的滋味。」 「你……」洪小綠驚懾難抑。 「我很壞吧。」陳嘉亮淡淡地笑,光,一點一點從他眼裡斂逸,他開始看不清安在勇的臉,看不清這個世界。「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什麼感覺?」安在勇不解。 「被媽媽擁抱……」陳嘉亮重重地喘氣。「我一直……很想被她抱一次。」 「你……」安在勇茫然地望他,片刻,一道靈光擊中他腦海。 他想起母親留下來的那張照片,想起陳嘉亮剛剛口中說的骨肉相殘。 與亮亮在動物園。 「你……是亮亮?你是我哥!」安在勇不可思議地驚喊。 「從來……沒人這麼叫我呢。」陳嘉亮開玩笑,想抬手摸他,卻沒力氣,只能頹然垂落。 他是他哥,真的是! 安在勇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卻又不得不信,他望著陳嘉亮愈來愈無神的雙瞳,知道自己即將失去這個好不容易相認的哥哥。 「救護車呢?怎麼還不來!」他抱起陳嘉亮靠在自己胸膛,激動地喊。 「我已經叫了,應該就快到了。」洪小綠安撫他。 他卻無法鎮定,瞪著染血的陳嘉亮,心跳如擂鼓。「媽媽身上……有陽光的味道,很溫暖,她最喜歡向日葵,每年母親節我都會送她。」 向日葵嗎?「我也希望……能送她一朵。」說著,陳嘉亮緩緩低頭。 「哥,你振作點!」安在勇驚慌。「救護車快來了,你再努力撐著點,會沒事的,你一定會沒事,哥,哥……」 哥,亮亮不是媽媽的小孩嗎?為什麼她那麼討厭我? 哥,你看!我的成績單,這次我又是滿分唷,是全校第一名! 哥,這個家只有你對我好,你最疼我了。 哥,謝謝你特地趕來美國幫我慶生,我以為沒有人記得我生日。 哥,哥,哥…… 臨死前,陳嘉亮聽到弟弟聲聲呼喚,聽到自己記憶裡的回音,他珍惜地聽著,在人生的最後一刻,他心中沒有恨,只有愛。 「弟弟,你要好好保重,哥以後……不能照顧你了。」他吐落遺言,閤上雙眼,面容平靜。 不平靜的是這個世間,是被往生者拋下的七情六欲,紛紛擾擾,是他們悲痛的至親與好友—— 【尾聲】 數星期後。 陽光燦爛,天色蔚藍,微風暖暖地吹拂。 新翻的田壤裡,安在勇挖了個洞,親自種下一株向日葵。 洪小綠站在他身旁,靜靜看著。 「如果長得好,再過幾個月,應該就能開花了吧。」安在勇起身,拍了拍手。「青蚵嫂的妹妹說要把這裡改造成休閒農場,這片花田,要種滿向日葵。」 「一定會很漂亮。」洪小綠心生嚮往。 「嗯。」安在勇點頭,陷入沈思。 洪小綠知道他在想他剛剛相認便須永別的哥哥,或許也想他媽媽、爸爸,以及來不及與他牽手步入禮堂,便香消玉殞的未婚妻。 這段日子,他失去的太多,或許因為如此,在陳嘉亮閤眼的那一刻,他痛哭失聲。 她不曾見過一個男人那樣哭,伴隨著哽咽與嗆咳,像是要嘔出所有的怨悔與酸楚,任何人都會不忍卒聽。 那樣的哭聲,那樣的哭法,教她實在承受不住,不禁陪他落淚。 之後,安在勇從兄長的律師那裡接到消息,原來陳嘉亮早就預先寫好一份自白書,將『薩摩塔斯』及陳嘉林如何買兇殺人等等內幕詳細敘述,附上相關證據,請託律師交給警方。 直到那時,他們才恍然大悟,陳嘉亮都計畫好了,就算那個殺手沒對他開槍,他也會自我了斷。 他為自己安排的結局,就是死亡。 他立了遺囑,將遺產都留給安在勇,還叮嚀弟弟把自己的骨灰灑在萬濱村的土地上。 所以他們今天來到這裡,完成陳嘉亮最後的遺願—— 「你安息吧,哥。」安在勇低語,神情傷感。 洪小綠輕輕握了握他臂膀,安慰他。 他會意,回頭朝她微笑。 兩人並肩走在田野小徑。 「我昨天去見陳嘉林了。」安在勇忽然說。 洪小綠一怔。「你去見他做什麼?」 「我想問清楚,當年燒死我父母的那場火災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是他在幕後策劃的嗎?」 「那他怎麼說?」 「他說是我哥誤會了,那些易燃物不是他派人堆的,是他媽下的命令,他也是後來才知道。」 「你不會相信這種託詞吧?」 「我不知道。」安在勇搖頭,若有所思。「事情都已經過那麼多年了,就算我現在去問每個當事人,可能都會得出不同的答案吧。」 真相或許只有一個,但每個人從各自的觀點看,就會有不同的解釋。 這是陳嘉亮曾經告訴他的話,如今他已能逐漸體會其中奧義。 「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相。」洪小綠感嘆。 「就是這樣。」安在勇贊同。 所以每個人都應該謙卑,面對真理不可傲慢,卻也必須勇於懷疑,因為這世間沒有唯一的真理。 洪小綠直視安在勇,眸光清亮閃爍。 「幹嘛這樣看我?」他奇怪。 「沒什麼。」她收回視線,唇角彎起神秘的微笑。「我只是覺得你以後一定會成為比現在更棒的新聞人。」 這話裡,藏著太多言外之意,似乎也包括一個女人對男人的仰慕。 安在勇聽了,心跳亂了一拍。 她走在他前面,陽光溫柔地剪出她窈窕的身影,她依然跟平常一樣穿著帥氣的長褲,但不知怎地,他總覺得她最近多了幾分女人味。 「等開花的時候,我們再來這裡吧!」她忽地回眸一笑。 那笑容,又俏皮又嬌媚,比陽光還明亮,他心動不已,直盯著她。 「幹嘛?」這回,換她覺得他的目光很奇異。 他搖頭,淡淡一笑,上前兩步,牽住她的手。 她手一顫,卻沒有推拒,兩人四目相凝,一切盡在不言中。 「走吧。」 「嗯。」 兩人手牽著手,踩在新翻的土地上,走在新生的希望中。 遠處,傳來規律的海濤聲,潮起潮落,悠悠地訴說人間的悲歡離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