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花季

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小說——青藍色黃昏

有一種黃昏,是青藍色的。 據說,在物理學上,這種情形稱為『薄暮現象』(Purkinje effect)。在光譜上,紅色雖然比藍色亮上十倍,但在光線微弱的傍晚,人們反而更容易感知短波長的藍色。 所以偶爾,我們會看見這般不可思議的暮色。 淡淡的青藍,令人恍神的青藍,視線會迷路,心也會迷路。 一定是那樣吧?不然,他不會在那個悠遠的黃昏,吻了趙鈴鈴。 喬旋閉眸,站在窗前,手指輕輕撫過窗櫺,修長的指尖似乎也染上了窗外的藍色。 趙鈴鈴啊,鈴鈴。 在喚著這個名字的時候,就彷彿投擲一顆小石子,落入了心裡深深的黑洞,聽不到回聲的呼喚總讓他有些焦躁,有些落寞。 很不喜歡回憶,但每逢這樣青藍色的黃昏,他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她,想起年少輕狂的時候那個漫不經心的吻。 「為什麼親我?」 雙唇分離後,趙鈴鈴舔著濕潤的唇瓣,瞇著眼質問,那語調與其說是生氣,毋寧更似困惑。 這個總仗著自己清豔絕倫的美貌將男人們玩弄在掌心的女人,也有困惑的時刻? 喬旋笑了,搔搔頭皮。 「回答我的問題!」她略微惱了。 「不曉得耶。」他聳聳肩。「想親就親了。」 好不負責的答案!他知道,她也知道。 她橫睨他,眼波盈盈。「我沒想過要跟自己的好朋友玩親親。」 「我也沒想過啊。」附議。 「好朋友之間可以這樣嗎?」 「為什麼不行?」 「那麼,上床也行囉?」 「嗯。」他沈吟不語,清銳的目光掃過她全身上下,最後停在她過份冰肌雪膚的容顏。 「看什麼?」她彈指賞他額頭一個爆栗。「你以為自己在驗貨?」 「豈敢!」他又笑了,拉著她在公園裡的長椅坐下,握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那綿密潤軟的膚觸,美好得不像真的。「看來我們黑道大哥的情婦生活過得很優裕啊!妳的男人一定捨不得讓妳做一點事吧?」 「那當然。」她似笑非笑地勾著唇。「我跟著他,可不是要吃苦的。」但也不是純粹享福。 「我知道,是為了征服世界。」他溫柔地望她。別看這女人生得纖細嬌柔,骨子裡可是懷抱著一顆傲然不羈的野心。 征服這個世界,成為黑夜的女王,讓所有自以為是的男人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那個日本的黑道老大,不過是她實現夢想的一個腳踏階而已。 「什麼時候要離開他?」他鬆開她的手。 她沒立刻回答,雙手像被遺棄似的,微微顫抖。「還不確定,也許明年,也許後年,總要等到他願意資助我開店的時候。」 「嗯。」他點點頭。他知道趙鈴鈴一直想在日本銀座開一間高級俱樂部。 「你呢?畢業以後打算做什麼?」 「有個立委邀請我做他的助理。」 「國會助理?」她訝異。「你要從政?」 「我不是早就跟你們提過了嗎?」 數年前,當他與趙鈴鈴以及另一個好友歐陽太閒還困在少年輔育院的時候,他曾經發下狂語,總有一天要成為這個國家的最高領袖。 「你認真的?」 他將右手握拳抵在左心口。「絕無虛言。」 「為什麼?」 為什麼呢?其實他自己也捉摸不定,幾番琢磨,想了想,或許是因為他對這個不公不義的社會很厭倦,覺得煩了。 喬旋望向趙鈴鈴,她的眸子經常是水濛濛的,氳著迷離的霧,他常想那團迷霧後究竟還藏了些什麼? 如果這個社會還有一點正義,當年她也不會因為失手錯殺一再強暴自己的繼父,而遭法官判決接受感化教育。 「別問我為什麼。」他笑著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鏡。「看在我們是朋友的份上,妳會支持我吧?」 「要我支持你?」她微歪臉蛋,瑩瑩水眸有一瞬間吐綻水晶般的光,唇畔微漾的笑意也清透猶如水晶。「不知道耶,你這種人從政會為國家帶來危難吧?我覺得太閒比較適合。」 「太閒只想當律師。」他反駁。「我覺得我比他更適合當個政客。」 「我就是這意思。」她拍手笑了。「你啊,就是個政客,怎麼想也不會變成政治家。」 「這個世界哪來真正的政治家?」他絲毫不以她的嘲弄為忤。「就是要懂得當一個寄生蟲政客才能存活,才能爬到最高峰。」 她不語,指尖揉著唇,深思地凝睇他數秒。「也對,有道理。」 「從此以後,妳走黑夜的小徑,我走白日的康莊大道。」 「其實我們走的是同一條路。」 「是一條路沒錯。」 只是在錯身而過時,不能明目張膽地打招呼。因為黑夜與白日,理當是宇宙的兩極,不該有交集。 「那麼,以後可能很難再相見了。」她低語。 他聽不出那微啞的嗓音是否含著一絲遺憾。 他再度牽握她的手,當指尖摸索著她纖柔的指節時,感覺掌心隱隱冒汗。 落日隱在雲後,天色絳藍,眼前忽然一片迷離,心神恍惚,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見她櫻色的唇,在薄暮裡輕顫如花。 他又吻了她。 慢條斯理地,含吮那水潤的唇瓣,舌尖侵入,攫掬女性的口齒香,由淺至深的吻,在青藍色的黃昏,記憶著依戀的溫度—— ※ ※※ 「喬!」 輕快的聲嗓喚著他,喬旋回頭。 是他的妻,葉水晶。 她站在書房門口,身上繫著開著粉色櫻花的圍裙,笑容宛如陽光一般燦爛,齊額的瀏海可愛地垂落。 「今天晚上吃義大利麵好嗎?」她問。 他心弦一動。「為什麼是義大利麵?」 「忽然想吃嘛。」她輕輕揮舞握在手中的橄欖油瓶。「你不想吃嗎?燙得不硬不軟、恰到好處的麵條,灑點清香的橄欖油,調得濃膩黏稠的奶油白醬,新鮮的淡菜……對了,還得開一瓶白葡萄酒。」 瞧她形容的,他聽了都食指大動了。 「就吃義大利麵吧?好吧?」她歪著螓首問。 「好。」他應允。 她甜甜一笑,輕巧地旋身,像隻春天的彩蝶翩然飛去,她看起來總是那麼快樂的模樣。 但她其實並不一直快樂的,曾經痛苦地想尋死,在兩人初相見的時候。 她如人魚般果決地躍入深不見底的海裡,路過的他,震驚卻冷靜地將她撈回。 「承煦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嗆咳著醒過來後,她在他懷裡傷痛地哭泣,那絕望至極的哀音,至今仍偶爾會在他腦海迴盪。 承煦,她豁出生命熱烈相愛的戀人,也不惜以生命殉情。 承煦最愛吃她做的義大利麵,她曾如是對他說。 「你相信嗎?那麼大的男人吃起東西來像個孩子!好像餓死鬼似的,怕別人搶了他的食物,一口接一口不停地塞進嘴裡。」她誇張地形容戀人的吃相。「看他那樣吃,你會以為他剛經歷過什麼飢荒。」 「因為妳做得太好吃了吧?」他笑。 「才不是呢!」她搖頭。「那時候我的手藝還很差,做出來的東西難吃死了!連我最親近的家人都難以下嚥,也只有他才會那麼捧場吧。」 「肯定是因為愛。他很愛妳。」 「我想也是。」 她經常像這樣對他傾訴自己與戀人之間的一切,笑著、哭著、懷念著,烙在心上的傷口,唯有與它和平共處,才不會那麼痛。 她跟他說承煦,有時,他也跟她說鈴鈴…… 「對了,請她來家裡吃飯吧!」 她驀地又翩然飛回書房,笑著對他揚嗓。 他一愣。「誰?」 「趙鈴鈴啊!」她笑得純真又甜美。「我一直很想認識她呢。」 他怔住。「可是……」 「我知道,她是酒店的媽媽桑,你不方便跟她公開來往,所以這是個秘密邀約,我會親自開車去接她,不會讓任何人看見,尤其是那些狗仔記者,這樣可以嗎?」 他的妻似乎誤會了他的遲疑。 喬旋苦笑。「這樣不好吧?水晶。」 她淺淺一笑,來到他面前,玉手揚起,憐惜地撫摸他俊秀的臉龐。「我很喜歡你喔,喬。」 「我知道。」 不喜歡他的話,不會願意嫁給他,不會拿自己娘家的權勢財富全力支持他走政治這條路。 「喬的好朋友,我也想認識,喬喜歡的人,我也會喜歡。」她一字一句,很認真地說道。 他嘆息,握住妻的手。 暮色依然是藍的,令人迷惘的、帶著幾分憂鬱的、寂寞的藍。 「我去做飯了!」她的手滑脫,倩影輕盈地淡出他的視界。 他出神片刻,終於起身,跟進廚房,看著妻子忙碌的身影。 如他所料,當義大利麵起鍋裝盤,一顆晶瑩的淚珠同時由他的妻眼角碎落。 思念,在這盤麵裡調了清爽的鹹味,他會好好地吃,如同她失去的那個戀人。 喬旋從酒櫃裡取出一瓶白葡萄酒,拿開瓶器旋開軟木塞,窗外黃昏已盡,酒香浮在暗夜的空氣中。 他嗅著那隱微的香氣,想著他生命裡的兩個女人—— 一個不能愛,一個愛太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