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花季

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名牌高校生 最終章——青春告別式(一)

號外、號外! 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大消息~~ 本校兩朵名花——李香玉與夏天藍,反、目、成、仇了! 春假過後,這對形影不離的好姊妹竟然分道揚鑣,各走各的路,偶爾狹路相逢,也是各不相讓。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校園內耳語不斷,眾說紛紜,漸漸地,也不知從哪兒傳出來的流言,將姊妹撕破臉的矛頭指向女王的新男伴——路西法。 有人說,魔王魅力超凡,就連一向對異性不假辭色的夏天藍也為之傾倒,迷戀不已。 高傲的校園女王怎能容忍其他女孩染指自己的男人?即便是自己的手帕交,也得來明算帳。 喂喂喂,這位同學,你這種猜測實在太侮辱咱們現任學生會長了,難道一個斯文優雅的名牌貴公子會比不上一個寄人籬下的雜牌兵? 而且根據本人的內幕消息,夏天藍對自己的男朋友可是死心塌地得很,連風靡全校女生的黑王子都不能動搖她的芳心喔! 啥?你問我那究竟這對姊妹為什麼反目? 喔呵呵呵~~這你就問對人了,八卦小魔女無所不知,且讓我偷偷來告訴你——(PS:千萬別說是我說的,本人還想保項上人頭哩!) 聽說啊,是姊妹倆中了某人的離間計,互相掌握了對方劈腿激吻的證據,彼此要脅。 女王要求好朋友別阻礙她跟魔王的戀情,而那個很可能成為我們下屆學生會長的好朋友呢,也嗆聲女王別擋她競選之路。 啥?你又想問她們到底劈腿吻了誰? 嘿嘿嘿,這個嘛,佛曰不可說,不過為了答謝各位一直以來對八卦小魔女的支持,本人就大發慈悲,再給大家一個小小提示好了。 那就是,她們倆吻的,是同一個人唷。 那個人……哇!他殺來了啦!各位,請恕我不能多說,容我逃命去也~~ 「你又蹺課了。」這句評論,口氣很平靜,見怪不怪。 葉行凱微勾唇,斜坐在學生會辦公室窗台上,懶洋洋地盯著正在室內來回踱步的堂弟。 「你不也沒去上課?在這裡打混?」 「我是學生會長,有很多公務要辦。」葉行書嚴肅地回話。 「少來了!在這裡踱步也算是辦公務嗎?」葉行凱犀利地吐嘈,絲毫不給堂弟面子。「說吧,你在煩什麼?有什麼我這個做哥哥的可以幫上忙的嗎?」 葉行書聞言,朝堂哥送去訝異一瞥。 「幹嘛這樣看我?」 「這是你第一次主動說要對我盡哥哥的責任,我很感激。」 「怎麼我聽你的口氣一點也不像感激?」 「你聽力不錯。」 「多謝誇獎。」葉行凱漫不在乎地抱拳作揖,擺出感謝的姿態。 葉行書嘆息,拿他沒輒,跟這個堂哥鬥嘴,自己幾乎沒一次贏的,因為他實在太無賴了。 「你既然要幫忙,我就不客氣了,老實說我是有點煩惱。」 「什麼煩惱?」 「關於育幼院的事。」葉行書簡單地把有財團意欲收購育幼院土地的事說了。「……目前是因為有些民間保育團體的反對,才勉強保住育幼院,但我想可能也拖不久,如果房東真的把土地賣了,那育幼院就得被迫遷離,最為難的是,他們現在也不曉得能遷到哪裡去。」 「也就是說,裡面的院童可能會各自被安排到不同的社福機構。」葉行凱聰敏地領會到重點。 「沒錯。」 「也就是說,你跟那個美少女有可能沒機會再見面了。」 葉行書眉宇一凜。「這不是重點。」 「這當然是重點。」葉行凱笑了,為什麼他這個死腦筋的堂弟到現在還弄不清自己的真心呢? 葉行書別過眸,似有些尷尬。「總之,最近我除了跟那些古蹟保育團體聯繫以外,也想辦法尋找可能募款的對象,列了一張清單。」 「你要我幫忙去跟這些人要錢嗎?沒問題!我這個敗家子啥都不會,伸手要錢可是一等一的高手。」葉行凱爽快地承攬任務。 葉行書卻搖頭。「本來是這樣的,可這件事被我爸知道了,今天早上他警告我,不許幫育幼院募款。」 「為什麼?」葉行凱不解。 葉行書譏誚地一哂。「他本來就不希望我管太多育幼院的事,大概是覺得我做這些並不能對我未來光明的前途有什麼幫助吧。」 「可你之前不是抬出奶奶的名號,說服叔叔了嗎?」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葉行書憂鬱地蹙眉。「我看我爸的表情,總覺得事情不簡單,他那樣子好像我是招惹了什麼燙手山芋似的。」 「燙手山芋?」葉行凱微瞇眼,這可有趣了,莫非這個度假村開發案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內幕?「所以你打算怎麼做?」 「這個……」葉行書猶豫不決。 葉行凱興味地旁觀這個做事一板一眼的堂弟陷入左右為難,他從小就是父親的好兒子,從來都是照著父親的期望走,優秀出色,未來很可能將打破葉家女性傳家的規矩,成為家族掌門人。 這樣的他,或許偶有小小的叛逆,但決不可能真正反抗長輩的命令。 「行凱,你幫我。」葉行書終於下定決心。「這件事要小心進行,不能讓我爸察覺。」 葉行凱不得不感到意外。「你是認真的?」 「嗯。」葉行書毅然點頭,眼神堅定。 葉行凱默然,片刻,墨眸閃過一絲狡黠。「也好,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我最愛了,當然得算我一份。」他俐落地躍下窗台,神情雖是嘻笑的,與堂弟握手的姿態卻異常慎重。 這是屬於兄弟間的約定,他既然答應了,就一定會做到。 「不過行書,你現在留下張恩惠,以後說不定會因此困擾喔。」他笑笑地提醒堂弟。 葉行書一愣。「為什麼?」 果然這種微妙的男女感情只有旁觀者清嗎?葉行凱嘲諷地尋思,也不解釋,擺擺手,灑脫離開。 夏天藍,有個這麼遲鈍的男朋友,妳可真慘! ※ ※※ 奇怪,怎麼覺得脊背有點冷? 校園角落,夏天藍正站在一方木箱上發表競選演說,這是取自英國民主的創意,傳說十九世紀時,倫敦的海德公園每到假日,都會有來自各方的民眾,自備肥皂木箱,站在上頭演講,闡述理念,議論時政。 由此,肥皂箱演說成了街頭民主的象徵,也影射對當局的反叛。 當然,夏天藍競選學生會長,並不是為了反對學校高層,只是她既決定出馬競選,自然要宣揚一番新氣象,否則同學們又為何要把寶貴的一票投給她? 雖然對自己的男朋友很抱歉,但她免不了要針對現任學生會的不足之處,提出改革之道,她在台上慷慨激昂,台下同學亦是聽得熱血沸騰,掌聲不斷。 演說完畢後,她跳下台,跟每個前來聽講的同學握手,懇請他們惠賜一票,忽地,一群女同學盈盈朝這邊走來。 走在最前頭的,正是近日與她宣布斷交的李香玉。 有好戲可瞧了! 同學們竊竊私語,自動為校園女王與女王的親衛隊讓開一條路。 兩個同樣高傲的女孩,在眾目睽睽下,彼此對峙。 夏天藍首先表達善意,遞出一份競選文宣。 李香玉接過,卻只是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銳氣的目光很快回到前好友身上,咄咄逼人。 夏天藍靜定地回迎。「妳會投我一票嗎?」 「不會。」李香玉乾脆地否認。 周遭響起一陣驚噫。 兩個少女對身旁的騷動都不予理會,她們眼裡只有對方,那個曾經與自己最知心的好姊妹,如今卻形同陌路。 李香玉傲慢地揚起下頷。「不過妳放心,雖然我不會投給妳,但我不會影響其他同學的投票意向。」 這算是某種示好嗎? 夏天藍決定把這句宣言當成和平的號角。「謝謝。」她淺淺彎唇,對昔日好友送出一朵微笑,而李香玉似是感到震撼,明眸閃過異光。 兩人四目相凝,半晌,同時舉步,倩影交錯,各自往不同的方向。 夏天藍悄悄咬牙,不許自己回頭,不許自己心酸,她笑著,神采飛揚、落落大方的笑,適合一個候選人的笑。 要不要我教會妳,什麼叫背叛? 那個狂放的少年,果然說到做到,而她想不到被自己最親密的好友背叛,感覺是這麼痛,可她,又不能對任何人傾訴這痛。 她思緒黯然,行進的步伐卻堅定自信,競選團隊簇擁著她來到高三的教學大樓。 雖然高三學長姊即將畢業,並不具有選舉下屆學生會長的投票權,但基於尊敬長上,夏天藍還是誠懇地一一拜會每間教室,發送競選文宣。 經過高三導師辦公室時,幾個平素極為欣賞她的師長拉她進去,熱烈讚美。 「真可惜我們老師必須保持中立,不然我們一定也投妳一票!」 「謝謝各位老師。」夏天藍粲笑,乖巧地感謝師長的支持,縱然這些師長們並沒有投票權,但他們卻可能影響同學們的投票意向,當然得大力巴結。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一個老師熱情地問。 「不用了,謝謝老師。」夏天藍委婉地拒絕。「我不想讓其他同學說老師們不公平,這樣您也會很為難的。」 「說的也是。」發話的老師頓覺自己失態了,懊惱地拍拍她的肩。「那只好靠妳自己努力了,加油!」 「是。」她甜美地鞠躬為禮,正欲告退時,辦公室角落驀地響起一道尖銳的嗓音。 「唉,你們說我該怎麼辦?這個葉行凱,我真拿他沒辦法!」 葉行凱?聽到這冤家的名字,夏天藍一震,不覺緩下離去的腳步。 「你們瞧瞧他這考卷!上課不好好上,老是給我蹺課,期中考又給我考這種難看的分數,要我拿他怎麼辦?這種成績我能昧著良心給他過嗎?」 「妳該不會想當了他吧?國文可是主科,當了他今年很難畢業的。」 「可他這樣給我混,我能讓他畢業嗎?」 到底是多難看的成績啊?夏天藍好奇地張望,瞥一眼那滿江紅的考卷,又驚愕又好笑。 那個笨蛋!國文也能只考四十六分? 「我敢打賭,他期末考一定也不及格!」 同意。夏天藍偷偷在心裡舉手,眼珠一轉,意念陡生,她輕快地走向那位哀嘆連連的國文老師。 「老師,這張考卷可以借我影印嗎?」她禮貌地問。 「影印?妳幹嘛要影印?」 「老師不是很為葉行凱……學長的成績苦惱嗎?我想我可能有解決辦法。」 「妳真的能解決?」國文老師驚喜地拍手,如獲救兵。「那就麻煩妳了,哪,妳儘管印。」 「謝謝老師。」夏天藍接過考卷,明眸璀亮,櫻唇噙起若有似無的笑意。 ※ ※※ 「你在笑什麼?」 圖書館樓頂,少年坐在圍欄邊,俊逸的嘴角,勾著魔魅的笑,微風調戲他墨黑的髮綹,垂在額前,勾惹少女的視線。 李香玉凝睇自己的男友,輕輕嘆息,一半甜蜜,一半卻是哀愁,她走向他,容姿娉婷,也不知他有否看在眼裡。 「什麼事那麼開心?」她落定他面前,好奇他為何微笑。 「看到妳,我能不開心嗎?」路西法伸手拉她,讓她順勢偎進自己懷裡。 她貼著他胸膛,聽他的心跳,他心跳平穩,毫無加速的跡象。 可自己的心,卻是怦然不定。 他真的會因為見到她而開心嗎?李香玉暗暗苦笑,不敢相信,她跟不少男孩交往過,卻是初次為愛徬徨。 她揚起眸,看見的是一雙莫測高深的眼潭,而她總是看不透,掌握不住他真正的思緒。 「禮拜六要不要去看電影?」她仰起臉蛋,提出邀請。 他微蹙眉。「學生會要開會。」 「那禮拜天呢?」 「我要唸書。」 「期中考不是剛過嗎?你唸什麼書?就這麼不想跟我約會嗎?」 「誰說我不想的?」他撥弄她頭髮。 「你的態度擺明了就是不想!」李香玉提高聲調,微微感到受傷,從小到大,哪個男孩不是拿她當寶捧在手心?只有他,連她主動邀約都不賞臉。 「生氣啦?」路西法淡淡地問,俯望她的眸閃過一絲調笑。 她鼓起雙頰。 他嗤聲一笑,伸手捏了捏她豐潤的臉頰。 「幹嘛啦?」她撒嬌地躲開。「你就愛欺負我!」 他不說話,眸光自在地流轉,忽地,她感覺到他肌肉一僵。 怎麼了?她狐疑地抬頭,隨著他的視線往下望,湖畔草地上,一個少女正倚坐在樹下讀書,迎面走來一個少年,與她交談。 少女正是童語非,少年則是葉行凱。 李香玉心口一震,思潮起伏。 童語非坐在那裡多久了?路西法是否一直看著她?他方才嘴邊那抹笑,是因為她嗎?現在是否又為了葉行凱接近她而吃醋? 「在生氣的人,該不會是你吧?」李香玉冷淡地揚嗓。 路西法聽出她語氣不對勁,收回目光,劍眉疑問地挑起。 她直視他。「童語非跟葉行凱在一起,你生氣嗎?」 「我幹嘛生氣?」 「當然是因為嫉妒啊!」 路西法朗聲笑了。「懷疑自己的男朋友為了別的女生吃醋,李香玉,這不像女王的作風啊!」 他在嘲弄她嗎?李香玉懊惱地送出一記白眼。「什麼意思?」 他戲謔地扯她的髮。「一個立志當女王的人,不該這麼沒自信。」 還說!她會這麼沒自信還不是他害的?在他面前,她擺不起女王的高傲與衿持,只能當個搖尾乞憐的小女人。 有時候,連她都討厭這樣的自己。 李香玉鬱悶地沈思,而他也不知是否看透她自我厭惡的情緒,似笑非笑地勾唇。 「好吧,禮拜天去看電影。」他應了她的邀約。 「什麼?」她一怔。「你剛剛不是還說要唸書?」 「如果妳要我認真唸書,我會照辦。」 「什麼嘛?人家不是那意思!」她嬌嗔,好怕他就那麼收回脫口而出的許諾。「那禮拜天見囉?」 「嗯。」他點頭,伸手又將她攬回懷裡。 她乖巧地偎貼他胸膛,羽睫掩落,不去探索他目光的焦點。 不管他的心向著誰,至少這一刻,他的人是屬於她的,而她不會允許任何人搶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