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花季

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名牌高校生——危險遊戲(四)(完)

拍到精彩畫面了! 童語非握緊手機,視線抽離學生會辦公室,靜悄悄地轉身離開。 夏天藍竟然和葉行書以外的男生接吻,這算是劈腿嗎?她跟這對堂兄弟之間究竟糾結著什麼樣的關係? 好像很有趣,這張相片得好好保存,或許以後會是值得利用的好材料。 正思索著,一隻大手忽地從身後揪住她衣領。 童語非身子一僵,直覺又是李香玉的親衛隊來找自己麻煩,輕輕嘆息。「妳們到底想怎樣?我已經說了,我跟路西法只是朋友……是你!」 她剎時凜息,原來抓住她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方才她偷拍畫面中的男主角。 他搶過她手機,搜尋相片檔,找到自己與夏天藍相吻的那張,輕哼一聲。「妳果然拍到了。」 她深吸口氣,假裝冷靜。「你要我刪掉嗎?」 「不用。」他將手機遞還給她。 她驚愕。 「我只要妳幫我做一件事。」葉行凱淡淡地開條件。 她警戒地望他。「什麼事?」 「將這張相片傳給李香玉。」 「什麼?」童語非愣住。「為什麼?」這男孩心裡到底打什麼鬼主意? 「有件事妳可能不曉得,最近妳只要跟路西法見面,馬上就會被香玉抓包,妳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有人監視我。」只是她不能肯定那人是誰。 「是妳的好朋友,周恬恬。」 他拋下震撼彈,在她心海炸開驚濤駭浪。 「我……不信。」恬恬怎麼可能出賣她?她們不是情義相挺的朋友嗎? 「因為我。」他看透她思緒,嘲諷地解釋。「香玉拜託我跟妳的好朋友約會,引誘她背叛妳。」 她瞠視他,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信,吞吐半晌,好不容易開口。「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我說了,因為我想請妳幫忙一件事。」葉行凱冷冷一哂,嘴角勾勒著惡魔般的笑意。「把那張照片mail給香玉,然後……」 ※※※ 「然後怎樣?真討厭,也不說大聲一點,害人家都聽不清楚。」 江雪姬站在樓梯間,往下窺望心計陰暗的少年交辦少女某個黑心的任務,愈聽愈好奇。 「少揚,你有聽見嗎?」她轉頭,望向總是恭敬地跟隨在她身後的少年保鏢。 「我沒聽見,小姐。」鍾少揚搖頭。 「真掃興!」江雪姬喃喃抱怨。「少揚,你要不要猜猜看?」 「我猜不到。」鍾少揚回應得簡潔,顯然懶得浪費腦力。 「這間學校好奇怪喔,有人在學生會辦公室接吻,還有人躲在一邊偷偷拍照——那個偷拍的女生好像就是今天中午你把她從置物櫃裡救出來的那一個吧?她是被欺負到神經錯亂了嗎?不然幹嘛偷拍人家親吻?」 「這些不關我們的事,小姐。」 「是不關啊,但問問也不行嗎?」 「就算知道原因,也不關我們的事。」 江雪姬凝視他,眼神迷濛。「你這個人,真的很無趣。」 對這樣的評論,鍾少揚似乎已經習慣了,不以為意,也不吭聲。 兩人來到屋頂,江雪姬倚著圍欄,眺望遠方在霧氣裡顯得迷離的山景,微風戲弄著她可愛的兔耳朵。 「我不喜歡這間學校。」鍾少揚忽然揚嗓。 他難得主動開口說話,江雪姬聽了,淺淺一笑。「可是我喜歡耶,這裡感覺很有趣。不過如果你不喜歡,要不要跟爺爺說,讓你別跟著我了?」 他搖頭。「老爺子既然交代我陪小姐來這裡讀書,我當然要服從。」 「為什麼要服從?」她問。 「因為我的命是老爺子救的。」他回得理所當然。 「唉,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一板一眼啊?」 「我不明白小姐的意思。」 她回過眸,打量他嚴凜的神情。「你覺得我很笨嗎?少揚。」 「小姐一點也不笨。」 「所以我看得出來,你在說謊,你明明就很清楚我的意思。」她拋下線頭,期待他會上鉤。 他一聲不吭。 她無聲地嘆息。「算了,誰都會說謊,我也一樣。」頓了頓。「那個叫葉行凱的,很帥對不對?」 「嗯。」 「聽說他在這間學校是萬人迷,很多女同學喜歡他。」 「我也聽說了。」 她凝望他,眼神狡黠。「如果我也喜歡他,你覺得怎樣?」 他一震,總是嚴酷的表情一時竟似有些狼狽。 「我想玩一個有點危險的遊戲。」她悠悠地微笑。「你會幫我吧?」 「……當然,小姐。」 「真的嗎?就算某人的心可能因此被我玩不見,你也無所謂嗎?」 「我不明白小姐的意思。」 「唉,你又在裝傻了。」 「……」 ※※※ 「這是我送你的,你喜歡嗎?」 一方精緻的紙袋遞往路西法面前,他接過,打開,是一條深色的手織圍巾,他撫過那柔軟的毛料,劍眉訝異地挑起。「該不會是妳親手織的吧?」 他略帶調侃地問,不料送禮的李香玉竟膽敢點頭。「嗯,是我織的。」 怎麼可能?大小姐肯定是使喚下人幫忙的,然後在意中人面前賣嬌討巧——這些千金小姐的小伎倆,他早摸透了! 路西法暗自冷笑,表面卻故作感動。「沒想到妳這位堂堂大小姐也會親自動手織圍巾,真不簡單,一定費了妳不少功夫吧?」 「還好,你喜歡就好。」她輕聲回答,羽睫垂落,羞澀似地絞扭著雙手。 還真的臉紅了呢。他暗哂,清冷的目光一落,卻赫然瞥見她原本瑩白細嫩的雙手此刻竟佈滿了一點點紅紅的細傷口,某幾個特定的指節,還微微隆起小水泡。 他胸口一擰,驀地抓過她的手。「這怎麼回事?」 「沒什麼!」她嚇一跳,慌忙抽回手,藏到身後。「你不要看,很……很醜。」 「妳受傷了?」他追問。 「沒有。」她否認,見他目光灼灼,似是隨時想突襲她的手,很緊張。「你不要一直看啦。」太難看了,她不想他看見自己那麼醜陋的雙手,早知道應該戴上手套的。 他默然凝視她,胸口一陣輕微的震動。 沒想到真的是她親手織的,一針一針,傻氣地為他鉤出一條溫暖的圍巾,弄得滿手刺傷,還長小水泡。 她一向嬌貴,為了他竟可以努力至此。 他不覺掐緊圍巾。「謝謝。」 「不客氣。」她微笑甜美,絲毫不見平日的驕氣,只有對他無盡的依戀。 他心念一動,將圍巾纏繞在頸脖。 「你現在就要圍嗎?」她吃驚。 「嗯。」 「可是今天還蠻熱的耶。」她遲疑,又羞又窘。「還是不要啦,快拿下來,而且我織得又不好看,好丟臉。」 「妳送給我,不就是希望我圍上嗎?」他逗她。 「我……」李香玉尷尬地咬唇,偷偷窺望他一眼。「我以為你會笑我,這條圍巾真的織得不好看。」 「是不怎麼好看。」他淡淡一笑。「可是我喜歡。」 他說一句喜歡,對她而言像是敲響幸福的鐘聲,她笑容更甜了,宛若含著一罈蜂蜜。 忽地,一聲簡短的鈴聲,打破了纏綿的氛圍。 李香玉頗覺懊惱地拿出手機,看是哪個不識相的程咬金。 「有人傳簡訊給妳?」路西法狀若漫不經心地問。 「是e-mail。」她點選察看,頓時花容失色。「天哪!這是……天藍跟葉行凱嗎?怎麼可能?」 「怎麼回事?」路西法好奇地湊過來,瞥了螢幕一眼,果然不出他所料,正是夏天藍與葉行凱接吻的相片。「原來妳的好朋友也會偷情。」他輕輕丟下挑撥的種子。 「怎麼會這樣?」李香玉不敢相信。「這到底是誰傳來的?為什麼要給我?該不會全校同學都收到了吧?」 「應該不會。」他安撫她。「否則我也會收到。」 「可是……」她依然驚疑不定。 他漫然審視她擔憂的神情,刻意深深嘆息。「看妳這麼為夏天藍擔心,我覺得有些捨不得。」 「為什麼?」她訝然揚眸。 「妳這麼挺她,她卻好像沒這麼挺妳,妳跟我交往,她不但一直潑冷水,還請出妳爸來阻止我們。」 挑撥的種子,無聲地在李香玉心田發芽。 她沈鬱地鎖眉。「她這件事是做得有點過份,不過你別擔心,我一定會說服我爸的。」 「妳爸跟妳的好朋友,都很討厭我吧?也許我應該認清現實,離妳遠一點……」 「別這樣,我不准你這麼想!我、我會說服他們,不管是我爸爸,還是天藍,我一定會想辦法的,你相信我!」她焦急地向他保證。 「我當然願意相信妳。」他抬手,溫柔地撫摸她的臉。「其實妳爸爸那關雖然很難過,不過妳好朋友這關,說不定會很容易。」 「你是說……」李香玉身子一顫,似是聽懂他話中暗示。 他點點頭,讚許她的聰明—— 「這張照片,應該很好用。」 ※※※ 「妳的意思是,如果我不贊成妳跟路西法交往,妳就要將這張照片傳給行書看?」 夏天藍木然重複好友的威脅,僵立在湖畔,湖水映出她美麗窈窕的倩影,也映出她蒼白的容顏。 「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香玉,我們是好朋友啊!」 「如果妳真的把我當好朋友,會不先問問我就把路西法的事告訴我爸嗎?」李香玉嘲諷地反問。「妳明知道他會反對,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們?」 「我是為妳好。」夏天藍焦灼地解釋。「那個男生真的太有心機,妳不是他的對手……」 「我跟他本來就不是對手,我們是情侶!」 尖銳的聲明,一字一句,刺痛夏天藍心坎。難道她真的做錯了嗎? 「妳管太多了。」李香玉近乎怨恨地瞪著她。「天藍,妳不應該老是針對路西法。」 「所以為了他,妳要跟我翻臉?」 「是妳逼我的!」 夏天藍心口涼透。她最好的朋友,竟為了一個男孩寧願背叛她們的友情…… 「那張照片只是誤會。」她澀澀地低語。「我會跟行書解釋的,他一定會相信我。」 李香玉冷哼。「就算葉行書相信妳沒劈腿,那其他同學呢?他們也會相信妳是冰清玉潔的好女孩嗎?妳是要競選下屆學生會長的人,如果道德上有瑕疵,妳覺得同學們會怎麼想呢?而且兩個男主角還都那麼受歡迎,女同學一定恨死妳腳踏兩條船,絕對不會把票投給妳。」 夏天藍驀地倒抽口氣,駭然瞠眸。「妳竟然用這個……來威脅我?」 「對,我就是威脅妳。」李香玉神態冷漠,毫不猶豫地在她心頭補上一刀。「該怎麼做才對,妳自己好好想想吧。」 兩個少女在湖畔相對,曾經那麼親暱依偎的身影,如今卻是壁壘分明,劃下無形的楚河漢界。 ※※※ 「……所以妳打算怎麼做?」 葉行凱興味地注視夏天藍,將近午夜,她卻隻身前來葉家找他密談,不惜挑起男友的疑心,可見這難題的確很令她困擾。 「是你吧?葉行凱。」她恨恨地瞪他。「你說要教會我什麼叫背叛,香玉會這麼對我,都是你在幕後挑撥離間的吧?」 「一半一半。」他坦然接下她的控訴。「另外一半,也要有人願意幫我推波助瀾。」 「你怎麼能這麼做?你好可惡!」怒火在她眼裡焚燒,她氣憤地揚手想甩他一巴掌。 他準確地扣住她手腕。「說我可惡?未來要走政治路的人不應該說這種話吧?以後妳要面對的,可是比這些還骯髒卑鄙幾百倍的手段。」 「你!」她咬牙切齒,眼神變化萬千,洶湧著複雜思緒。 他愈看愈有趣。「妳打算怎麼做?乖乖聽從香玉的威脅,就此投降嗎?」 「我怎麼可能投降?」她忿惱地抽回手。「你明知道我不是那種人!」 「是,我知道妳很好強,絕對不肯服輸。」他隱隱牽唇。「但這次可是妳劈腿的證據被抓包了呢,妳該怎麼跟行書解釋?」 「我沒劈腿!」她糾正。「我會跟行書說實話,我相信他會諒解我。」 「好吧,他或許會原諒妳,那其他同學呢?」他涼涼地問。 她瞇起眼,眼神清銳如電。「這就是你想看到的,對吧?你就是想看我陷入這種兩難的處境,就是想看我笑話,看我不知所措,對不對?」 他聳聳肩,不承認也不否認。 「你去幫我解決!」她傲然下令。 他以為自己聽錯了。「妳說什麼?」 「香玉不是還欠你一個人情嗎?你也……」她別過頭,嗓音微微沙啞。「去跟她要一個吻吧,我會拍下照片,以牙還牙。」 他不敢相信地瞪她,原本趣味的眼神瞬間沈冷——為了解決煩惱,她竟可以命他去親吻另一個女孩。 「妳憑什麼以為我會答應讓妳利用我?」 她回眸,漠然望他。「是你惹出來的事,難道你不該幫我解決嗎?」笑意如霜,森冷地凝在唇畔。「你開條件吧,我們可以談,總之我一定要選上學生會長,誰都不能阻擋我。」 她一字一句地吐落,言語飄然似羽,眼神卻凜冽如電。她原就髮黑膚白,此刻神韻迷離,令她剎那間看起來竟像是中古世紀的女巫。 葉行凱一時出神,好半晌,才找回說話的聲音。「原來妳也很有潛力使壞的,夏天藍。」 她似笑非笑。「是你教會我的。」 沒錯,是他教會她的,是他讓一個高傲自衿的大家閨秀不得不學會跟自己的好姊妹搏心機。 葉行凱有些後悔,但某部分的他,卻又壞心地期待總是高舉著理想大旗的她一步一步地走向危險邊緣,跟他一起墮落—— 這場人生的危險遊戲,才正要開始。 本篇完~~ PS:最終章『青春告別式』很快就來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