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花季

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名牌高校生——各懷鬼胎的迎新舞會(四)(完)

瑪莉皇后VS瑪莉皇后,頂尖對決! 當校園內兩個針鋒相對的美女極有默契地分別由禮堂兩側的門口入場時,舞會的氣氛瞬間來到最高潮。 沒想到一個剛升上高中的新生,竟然有勇氣對現任女王逼宮,眾人屏息以待,且看這場精彩好戲如何落幕。 首先,是戲服的比較,于夢娜的宮廷禮服光鮮亮麗,壓在胸前的那串藍寶石項鍊,更是璀璨奪目。 但李香玉有母親的設計助理相助,在禮服的繁複及品味上,顯得更上一層樓,一頂金色法國捲髮如波如浪,在肩上妖媚地蕩漾著。 她不需要珠寶來襯托,只需一把羽毛扇半遮面,就令一干男同學雙腿酥軟,只想繳械投降。 「看來比外型,是于學姊輸了。」童語非喃喃低語。 「當然,李香玉根本是有備而來,怎麼可能比輸呢?」周恬恬湊過來,也好奇地注視這一幕。 童語非望向好友,似笑非笑。「這多虧妳,賣給李香玉一個大人情。」 「別糗我了!」周恬恬緊張地撥了撥額前不聽話的髮綹。「妳知不知道我一直剉著等,就怕哪天于學姊知道我出賣她。」 「她遲早會知道的。」 「拜託妳別嚇我了,童童!」 童語非輕輕一笑,不再逗弄好友,眼波一轉,瞥見邱子祺扮演的瑞典伯爵也威風凜凜地登場。 「好戲來了。」 「什麼好戲?」周恬恬好奇。 「噓,等著瞧。」童語非不解釋,只見于夢娜優雅地朝男友伸出手,對方卻不理她,轉頭走向李香玉。 「哇~~」禮堂內驚噫聲四起。 這怎麼回事?邱子祺不是于夢娜的男朋友嗎?怎麼跑去挽李香玉的手? 不過最驚訝的,應該是于夢娜本人,只見她神情變色,笑意僵在唇角,不敢相信地瞪著自己的男人當眾背叛自己。 李香玉得意地揚唇,施恩似地挽起邱子祺臂膀,兩人相偎走向于夢娜。 「這怎麼回事?子祺。」于夢娜氣急敗壞地質問男友。 「對不起,夢娜,妳別怪我。」邱子祺囁嚅地道歉,不敢看女友控訴的眼神。「我們……分手吧。」 分手?!他就這樣當著眾人的面讓她下不了台? 于夢娜想尖叫,想重重甩他一耳光,但她謹記自己女王的身份,無論如何都不能在公開場合崩潰。 「就算要分手,你可以私下跟我講,一定要這樣對我嗎?」她壓低嗓音。 「對不起,因為只有這樣,她才會答應跟我交往。」 原來如此。 于夢娜不笨,當然明白發生了什麼事,自己的男人會當場倒戈完全是中了另一個女人的迷魂計。 她恨恨地轉向那個笑容甜美的狐狸精。「沒想到妳為了跟我搶這個位子,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李香玉呵呵一笑,輕搖羽扇,舉動好斯文,出口的話卻是霸氣十足。「學姊,妳退位吧。」言下之意,新任女王要登基了。 「妳!」于夢娜瞠大眼,恨不得動手撕爛那張放肆的嘴。 正當她不知如何是好時,會場忽然揚起一首氣勢磅礡的曲子,隨著聲聲鼓響現身的,是一個個騎士裝扮的少年,領頭的,正是這場舞會的活動總監,路西法。 這又是怎麼回事?眾人目不轉睛地瞧著這意外的一幕。 在萬眾矚目下,路西法閒閒地走向于夢娜,在她身前屈膝半跪,行騎士禮。「皇后陛下。」 他身後幾個男同學,也跟著跪下。 童語非無聲地吹了個口哨。「原來這就是他的錦囊妙計啊。」 「什麼錦囊妙計?」周恬恬傻傻地問。 「妳還看不出來嗎?情勢逆轉了,于夢娜丟了一個男朋友,卻有更多男人拜倒在她腳下,李香玉輸了。」 沒錯,她輸了! 李香玉刷地收起扇子,瞪著路西法托起于夢娜的纖纖玉手,在掌背上印下尊敬的一吻。 她輸了,輸給于夢娜,更輸給一個她一心想征服的男人。 他竟敢……如此侮辱她! 「香玉,我們跳舞吧。」邱子祺還笨到看不出風向轉變了,討好地提議。 李香玉賞他一記白眼。「誰要跟你跳啊?」 她輕蔑地甩開他的手,猶如甩掉一隻搖尾乞憐的哈巴狗,邱子祺傻在原地。 好戲落幕了。 眾人面面相覷,是該選邊站的時候了。 這些名牌高校生從小耳濡目染,一個個最擅長做表面功夫,靈敏的嗅覺早嗅出誰才是引領校園風騷的真正女王。 大部分的女同學自動站到于夢娜身後,只有少數幾個圍著李香玉,都是那些從初中部便一直追隨她的高一女生。 周恬恬眼看大夥兒分邊站,頓時大為苦惱。「怎麼辦?那我該站在哪一邊啊?」 照理說,她是于夢娜的小跟班,理應跟在她身後,但李香玉才開始重用她,又勢單力孤,她似乎應該雪中送炭。 她左看看,又瞧瞧,三心兩意,猶豫不決。 但顯然她的煩惱是多餘的,因為兩邊的名牌軍根本沒人將她這株小雜草放在眼裡,邱子祺率同一群黨羽,窘迫地退場時,還一腳把她踢開。 「別擋路,滾遠一點!」 「啊。」她踉蹌地跌倒在地,抬起眸,盡是嘲弄的目光,她難堪地直想哭,幸而一隻大手及時伸出來。 是誰?她眨著淚眼,映入瞳底的是一個她想都想不到的大人物——葉行凱。 「學……長?」 「起來。」他溫和地對她一笑,拉她起身。 她一顫,心頭小鹿亂撞,羞澀的紅霞染遍臉頰。「謝、謝謝。」 他搖搖手,表示這只是不足掛齒的小事,事實上他的確也沒記掛在心,注意力很快被身邊三個纏人的機械女神拉去。 「行凱,我們來跳舞嘛。」 「OK,紅莓先來吧。」 「不對,這支應該輪到人家了。」 「抱歉,是我疏忽,我可愛的櫻桃女神,請。」 「你好討厭喔……」 嬌聲軟語朦朧逸去,周恬恬才逐漸回過神來,但臉頰仍灼燙著,想對好友傾訴這悸動的心情,卻找不到她人影。 「奇怪,人呢?」 她狐疑地四處搜尋,沒發現童語非,倒是看見方世明正辛苦地抱起某人形立牌。 「你在幹嘛?」 「我的涼宮春日啊~~」他苦著臉哀嚎。「也不知道是哪個可惡的傢伙,踢翻了我的寶貝,讓她跌倒在地,好可憐——」 ※ ※※ 怎麼回事?她為什麼會跌倒? 路西法瞇起眼,犀利地望向禮堂的另一個角落,童語非正跪著,淡金色的長髮拖曳至地面。 兩秒後,某個惡形惡狀的少年忽地伸手揪住她的髮,硬生生地拉扯。 是邱子祺! 認清始作俑者是自己表哥,路西法胸口頓時怒火翻揚。 「……你怎麼了?臉色很難看。」于夢娜笑問,抬頭望他,眼波流媚,風情萬種。 「沒什麼。」他極力鎮定波瀾起伏的情緒。 「今天謝謝你。」食指輕輕點他胸膛。「我欠你一次。」 「不客氣。」他淡淡一笑,深銳的眸光落向李香玉,她也正看著他,眼裡有恨,更有怨,百般複雜的情感,在瞳神流轉。 于夢娜也跟著調轉目光,涼涼地撂話。「學妹,妳要跟我爭,功力恐怕還得再修個幾百年。」 李香玉聞言,氣白了臉,轉身匆匆離去。 「跳舞嗎?」于夢娜主動朝他伸出手,校園女王的第一支舞,賞給一個家世背景不怎麼樣的雜牌小子,這可是莫大的榮耀。 可他卻沒接過,目光不由自主地又望向禮堂另一側的騷動。 「子祺搞什麼?幹嘛這樣欺負一個學妹?」于夢娜也看不過去,冷哼。 「妳可以照顧自己了嗎?」路西法低聲問。他費心安排一場好戲,現在原該是在舞台上享受喝采的時候,可如今他卻只想下台閃人。 于夢娜愕然揚眉,轉念一想,恍然大悟。「你想去救那個學妹?」她若有深意地微笑。「你去吧,我可是女王,當然能照顧自己,何況你還派了這一群騎士供我使喚。」 路西法點頭,不再多留,飛快地趕到童語非身邊。 她仍跪倒在地,而為非作歹的惡徒,卻已揚長離去。 「妳沒事吧?」路西法咬緊牙,強抑想殺人的衝動。 她沒答腔,一逕低著頭,拿著手機把玩,不知在做些什麼。 見她久久不語,他更焦急了。「妳怎麼了?是不是哪裡受傷了?」 她仍是默然。 他目光一冷。「我去教訓他!」 剛想邁開步伐,她連忙伸手拽住他衣袖,對他搖搖頭。 「妳別擔心,我不會傻到跟他正面衝突,我會暗中下手……」 「不用了。」 他蹙眉瞪她。「邱子祺為什麼欺負妳?」 「因為他剛才踢了恬恬一腳,我想討回公道,說他兩句,他就——」她聳聳肩,頓了頓,粉唇淺淺一彎。「不過你放心,我已經為自己報仇了。」 他不懂,正想問明白,手機驀地響起簡訊鈴聲,他取出來,點閱剛剛送進來的電子郵件,是一個影音檔。 「打開來看看啊。」她催促。 「嗯。」他開啟檔案,出現的是邱子祺向李香玉邀舞的那一幕—— 「香玉,我們跳舞吧。」 「誰要跟你跳啊?」 誰要跟你跳啊? 誰要跟你跳啊? 誰要跟你跳啊? 邱子祺像頭喪家犬,落荒而逃的模樣,一再重複。 「這是……」他驚異。 「我剛剛已經用一個不知名的帳號,把這封信寄給全校同學了。」水眸點亮淘氣。 她話語方落,只聽周遭一陣陣鈴響,每個人都把手機掏出來瞧,笑成一片。 「妳喔!」他興味地揚唇,不得不佩服她的機靈古怪。 「這樣,你還怕我被人欺負嗎?」她歪著頭,笑睨他。 「妳不惡整人就已經很萬幸了。」他順著她的話調侃。 「唧。」 「要不要跳舞?」 「唧。」 ※ ※※ 當眾人笑鬧成一團的時候,李香玉卻是獨自躲在禮堂外一座涼亭下,瞪著手機的身影,顯得很孤單。 夏天藍遠遠地望著,眼波隱隱掠過心疼,她走向好友,故作輕快地揚聲。「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我一直在找妳耶。」 「是嗎?」李香玉回眸,語氣很平淡。 看來她心情真的很不好。 夏天藍悄悄嘆息,表面卻牽起溫暖的笑。「幹嘛一直瞪著手機看?妳也收到mail了?」 「什麼mail?」 「就這個啊。」夏天藍將自己的手機秀給好友看。「也不知誰傳來的,現在全校同學都知道妳拒絕邱子祺了。」 「那個啊。」李香玉淡淡一瞥,顯然沒放在心上。 夏天藍揚眉。「妳不是看這個?那妳是在看什麼?」 李香玉沒答話,將自己的手機遞出來,夏天藍接過,原來是一則簡訊—— 對不起,媽等下得趕飛機去東京參加一場服裝秀,不能去醫院看妳,Mimi會陪妳。 「什麼意思?」夏天藍愕然揚眸。「妳什麼時候進醫院了?」 「昨天。」李香玉眼神空洞。「大家都傳是我媽的助理送急診室,其實是我鬧腸胃炎。」 「妳鬧腸胃炎?為什麼不通知我?」 「我不想打擾妳,妳爸年底要競選連任,我知道妳最近忙著幫他張羅募款餐會的事。」 「就算再忙,只要妳需要我,我也一定會抽出時間來陪妳啊。」夏天藍懊惱地蹙眉。「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 李香玉聽了,一直猶如人偶般的神情總算起了變化,不禁顫抖地伸出手。 夏天藍領會地握住,傳遞給她關懷的溫度。「那妳爸呢?他也沒去醫院看妳?」 「他幾天前就到香港出差了。」 夏天藍心弦一緊,為好友感到難過,她急病送醫,父母卻都只顧忙自己的事業,沒有人關心她。「下次如果再發生這種事,妳一定一定要通知我,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李香玉微微一笑,螓首靠落夏天藍肩頭。 兩個女孩親密地依偎,像一張詩意的書籤,貼在蒼藍夜幕。 「妳還記得我們當年是怎麼變成好朋友的嗎?」李香玉忽問。 「當然記得。」夏天藍彎唇。 她們是在國一時,在這所學校相遇的,當時兩人彼此都心知肚明,她們的父親其實是一對未出櫃的同志戀人。 「那時候我好恨妳呢!覺得妳爸是破壞我們家庭的元兇。」 「我還不是一樣?把一切都怪在妳爸身上。」 因為怨恨,兩人一開始極不對盤,千方百計找對方碴,每天在校園相鬥,直到國二那年一趟到日本北海道的教學旅行,兩人意外被困在一場暴風雪裡,為了脫離險境,不得不相互扶持,才慢慢理解對方其實並不那麼壞。 回憶至此,李香玉不覺有些激動。「天藍,妳會永遠、永遠都當我的好朋友吧?」 「當然!」夏天藍回答得毫不猶豫。「妳說這什麼傻話?」 兩個女孩都甜甜地笑。 過了片刻,李香玉將目光調往前方的大禮堂,幽幽嘆息。「剛剛我真的出了好大一場糗,對吧?」 「嗯,是有點糗。」這點,夏天藍可不會安慰她。「其實妳又何必一定要跟于學姊爭呢?」 「我知道妳覺得我無聊,可是除了這個,我還能爭些什麼?」李香玉澀澀低語。「我又不像妳對政治有興趣,也不想選什麼學生會長,我爸媽的事業我都幫不上忙。」她頓了頓,閉上眸。「我只是希望多一點人在我身邊而已,妳知道我不喜歡一個人。」 她當然知道。 夏天藍貼心地捏捏好友的手。香玉是獨生女,和她不一樣,就算父母沒空關心,她也還有兩個姊姊,可香玉,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人。 「我怕寂寞。」在她面前,李香玉不怕坦承自己的脆弱。 「我知道。」 「我有很多東西要不到,所以只要我能要的,我就一定要得到手,妳明白嗎?」 「我明白。」 「路西法也一樣。」 「妳是說那個今天替于學姊解圍的男生?」夏天藍若有所思地問。 「就是他。」李香玉點頭,提起破壞她大計的元兇,眸光頓時陰暗。「我沒想到他會這樣對我。」 「妳很生氣?」 「我最氣的,就是他——」 ※ ※※ 「你不怕她恨你嗎?」 「誰?」 「李香玉啊!你導演這場戲,讓她下不了台,不怕她恨你?」童語非深深地注視著眼前這個正領著她翩翩起舞的美少年。 正如她所料,就算他出身不佳,他邪魅的外表仍是吸引了滿場少女的矚目。 「她不會恨我。」路西法似笑非笑。 童語非揚眉。「這麼有把握?」 「她只會更注意我。」路西法低聲說,一面舉高手,她默契地隨他轉了一個漂亮的圈。 「我懂了,原來這是一石三鳥之計。」 「哪三鳥?」他倒是好奇她領悟到何種程度。 「第一,賣給于學姊一個天大的人情,第二,給你那個自以為是的表哥一個教訓,第三嘛,自然就是讓李香玉從此對你念念不忘了。」 路西法聞言,淺勾唇。 其實還有第四鳥,若是能得到校園女王于夢娜的第一支舞,同學們肯定會對他另眼相看,不過——算了,計畫總會有些小小缺憾,而他並不打算把這樣的缺憾告訴童語非。 「你這人還真高耶。」童語非讚嘆。「以李香玉那麼高傲的個性,你如果輕易就被她征服,她一定不會把你看在眼裡,不如先削削她的威風,讓她知道你不是那麼容易買她的帳,她反而會更看重你。」 「這就叫欲擒故縱。」路西法笑道,又帶領她轉一個圈,也只有在她面前,他能夠如此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工於心計。 也許是因為他信任她會替他保守秘密,更不會因此看不起他。 「不過妳也挺厲害的,小姐,我表哥今天被妳這樣一整,我看要好一陣子在學校裡抬不起頭走路了。」 「你會同情他嗎?」她故意問。 「怎麼可能?」 「我也不會。」她微笑。 「我只是覺得沒想到妳也會做出這種事。」他俯視她,星眸閃耀。「還挺惡劣的。」 「是很惡劣。」她不否認。 但若是不夠壞的話,能跟在他這個魔王的身邊嗎?為了不讓他離自己愈來愈遠,或許,她該將自己也變成魔女…… 童語非思緒悵然,揚起臉,卻是綻開一朵好甜好清澈的笑。「怎麼?你該不會怕了吧?」 「我怕什麼?」他戲謔地拉她耳套。「妳這個人形電腦的等級要跟我比,還差得遠呢。」 「唧。」 夜色漸漸沈了,這場迎新舞會也即將到曲終人散的時候,但每個正笑著、氣著、怨著、心動著的少年少女們都知道,屬於他們的青春,正搖擺—— PS:本單元到此劃下句點,《不能說的秘密》等等就來~~ ^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