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花季

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名牌高校生——各懷鬼胎的迎新舞會(二)

葉行書不得不承認,學生會長這位子,不好坐。 開不完的會,批不完的文件,不時還要應付老師們的關心,同學們的苦苦哀求,從開學至今,他沒一日能得閒。 這週末還有一場迎新舞會的重頭戲,為了能把活動辦得盡善盡美,他從一早便跟各幹部開會,直到幾分鐘前,才各自散會吃飯去。 而他自己,一面咬著三明治,一面確認活動組長呈上的舞會當天的流程表。 「我說,你幹嘛這麼認真?連午餐也不好好吃,不過是個學生會長!」一道諧謔的聲嗓好整以暇地飄過來。 葉行書抬起頭,迎向他的堂哥,葉行凱,後者襯衫半敞,領帶斜斜甩在一邊肩上,濃密的墨髮在尾端捲成帥氣的弧度,手插褲袋,懶懶地倚坐在窗台上,一副吊兒啷噹的浪蕩子模樣。 比起永遠把制服穿得筆挺、一絲不苟的他,他這個在學校素有『黑王子』之稱的堂哥可瀟灑率性多了。 葉行書微微一笑。「看你這樣子,想必剛才一定盡情『享用』過一頓山珍海味了?」 「這還用問嗎?我可是葉行凱。」葉行凱意味深刻地勾唇,漫不經心地撥開胸前幾縷柔軟的女性髮絲,又隨手擦了擦沾在衣領上的唇印。 葉行書揶揄地凝視堂哥的動作。「你就一天不跟女生鬼混,試試看會怎樣?」 「你如果可以一天不管這個鬼學生會的事,我就禁慾一天也 OK。」葉行凱機敏地反擊。 葉行書淡淡聳肩,拿起一塊三明治。「吃不吃?」 「謝啦!」葉行凱伸出手,準確地接過朝自己飛過來的食物,他撕開包裝,很不斯文地大口一咬。「聽說這次迎新舞會要玩 Cosplay?是誰想出來的主意?」 「路西法,我們學生會的活動組長,他能力挺不錯,是夢娜學姊推薦給我的。」 「這名字我怎麼沒聽過?夢娜啥時變得那麼好心了,居然主動推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學弟?」 「當然是有原因的了。」 兩人交換一眼,心領神會。 「算她厲害,又吃下一個學弟了。」葉行凱嘴角噙謔。「唉,我為邱子祺一掬同情之淚,跟于夢娜這種女生交往,注定戴綠帽。」 「愛上你這種男人,才注定心碎呢。」葉行書嘲弄。「你再不節制點,小心她們的淚水把你淹死。」 「這個你放心,我泳技一流。」 「呿!」 兄弟倆你一言、我一語,相互吐嘈,性格天差地遠,相處起來卻是和樂融融。 「說真的,行書,我看你自從選上這學生會長後,就沒有一天能好好吃頓飯,又不是當總裁,幹嘛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這叫盡忠職守,你不懂嗎?」 「我說叫自找麻煩!」 「你別管我,我自有打算。」 「我當然知道你想什麼。」葉行凱難得端正表情,一臉嚴肅地凝視堂弟。「你老是ㄍ一ㄥ得這麼緊,要求自己樣樣完美,就是想證明給你家老頭看吧?沒用的,行書,我們可是葉家人啊!就算你再怎麼努力都好,以後接班的人選只可能是你姊姊行音,要不就是我妹妹行秀,葉家是女人當家,記得嗎?」 「我知道,我也不是想當什麼接班人,只是……」 「只是怎樣?」 葉行書眸光黯下,伸手撫頰,從小到大,挨過的無數巴掌彷彿現在還隱隱刺痛著。 「只是人家想爭一口氣,不行嗎?」另一道清脆的嗓音落下,代替他回答。 兩人同時回頭。 走進來的,是夏天藍,她步履輕盈,長髮隨著她行走的韻律在身後舞著曼妙的波浪。 葉行凱欣賞著那波浪,嘴角勾起邪氣的笑。「原來是公主殿下駕到。」 夏天藍聞言,神情微妙一凜,她最討厭他用那種刁鑽的口氣喊她公主了——她撇過頭,不甩他。 「我就知道你一定又吃三明治。」她逕自走向葉行書,送上三層飯盒。「這是壽司、沙拉跟水果,給你,起碼營養均衡些。」 「哇~~愛妻便當呢!」葉行凱又是一句調侃。 夏天藍凜然轉過頭,冰冷的眸刃狠狠砍向他。「是我們家的廚師做的,她準備得太多了,我吃不下,所以才帶過來分給行書。」 「是嗎?那我有沒有份呢?」 「我不知道你也在這兒。」 「也就是說,我沒份嘍?」葉行凱一副可惜的口氣。 「一起來吃吧。」葉行書邀請他。「天藍家的廚師手藝很好的。」 「是嗎?」葉行凱眼底閃過異樣。「看來你不是第一次吃她家便當。」語落,他躍下窗台。「算了,我還是識相點閃人吧,不打擾你們談情說愛。」 夏天藍目送他擺手離去的背影,櫻唇一撇。「他那制服襯衫為什麼老是要解開幾顆釦子?就不能好好穿著嗎?」 「他可是葉行凱。」葉行書學堂哥的招牌口頭禪。 他不學還好,一學夏天藍更沒好氣了,輕哼。「你什麼不好學,偏偏學他那句!因為他是葉行凱,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這點可是連咱們學校高層都默認的。」葉行書諷刺地勾唇。「難道妳沒聽說他去年轉學進來時,在入學面試時說了些什麼嗎?」 她當然聽說了。夏天藍不愉地想。 據說當時校長問了他一個標準問題:「你認為自己有哪裡值得學校收你進來?」 他的回答卻一點也不標準。「這還用問嗎?我可是葉行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現在待的這棟樓,正是我老媽的『誠意』,不是嗎?」 校長聽了,當場臉色鐵青,卻是無可奈何。 「……沒錯,你們葉家的確捐了不少錢給學校,但有必要在入學面試時表現得那麼囂張嗎?」 「妳可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葉行書極力撇清。「在下可是很中規中矩的。」 「真是幸好你沒讓那傢伙給帶壞!」夏天藍嬌嗔地橫他一眼,隨手拿起他正在確認的舞會流程表,翻了翻。「這舞會你也會參加吧?」 「當然。」 「你要Cos什麼樣的角色?」 「還沒決定,妳呢?」 「我也還不曉得,我連Cosplay是什麼都還沒完全弄清楚。」 「既然這樣,妳就扮演我的戀人吧。」葉行書提議。 夏天藍一震,回眸看他的表情,彷彿毫無異樣,只是隨口一提,她悄悄深呼吸。「我們扮成一對,合適嗎?」 「這樣不是最簡單嗎?妳也不必傷腦筋要Cos誰了,等我決定就好。」葉行書輕描淡寫地。「而且我也算是幫我一個忙,免得我還得費心去想邀請哪個女同學當舞伴……除非妳已經有舞伴的人選了?」 「沒有。」夏天藍極力忽視心湖乍然蕩開的圈圈漣漪,保持平淡的語氣。「那我們就一起去吧,我也不想為選舞伴傷腦筋。」 說定後,兩人又聊了片刻,夏天藍替閨中密友探問于夢娜當天Cos的角色,葉行書卻說于夢娜將之視為最高機密,誰也不說。 沒辦法,她只能回去對好友表示遺憾。 「這可好玩了,看來于夢娜也不是省油的燈啊。」李香玉頓時鬥志高昂,愈是困難的挑戰,她愈想闖過關。 她命令一群唯她馬首是瞻的女同學在三年級教室外站崗,終於逮到一個跑龍套的小角色。 「妳叫周恬恬?」她神氣地質問。 「是。」對方唯唯諾諾地應,似乎被她女王般的姿態嚇著了。 虧這小角色還比自己高一個年級呢。 李香玉諷刺地揚唇。「聽說妳常替于夢娜跑腿,她有什麼雜事都會交給妳辦?」 「嗯。」 「既然這樣,妳一定知道她迎新舞會那天要Cos哪個人物吧?」 「我……」周恬恬囁嚅難言,她的確知道于夢娜當天打算扮演的角色,因為一切配件都是她負責張羅,只是她就算有一百張嘴,也不敢輕易張開哪一只洩密。 「妳知道我是誰嗎?」李香玉看出她的疑慮。 周恬恬輕輕點頭。 「既然這樣,妳應該看得出來我遲早會取代于夢娜的地位,她已經高三了,頂多再一年就退隱了,我卻還能在這校園裡呼風喚雨三年,妳覺得為誰效忠會比較有利?」 周恬恬臉色發白。「當然……是妳。」 「很好。」李香玉滿意地笑,俯近她耳畔,輕聲低語。「妳聽著——」 ※ ※※ 「……所以妳就告訴她,于學姊那天要Cos誰了?」 聽罷周恬恬的轉述,童語非興味地咬著唇,一旁的動漫宅男方世明則是重重冷哼一聲。 「妳完了!周恬恬,于學姊要是知道妳洩了她的密,不整死妳才怪!」 「那我能怎麼辦嘛!」周恬恬喊冤。「我如果不說,李香玉也不會放過我啊,她那意思明擺著就是要讓我以後的日子不好過。」 「她只是個剛上高一的學妹,妳幹嘛那麼怕她?」 「她是李香玉啊!」周恬恬嘆氣,彷彿這個名字具有某種神秘的力量。 事實上也的確是,李香玉的父親是地產大王,母親是連好萊塢影星也瘋狂的設計師,她身上掛的可是金澄澄閃亮亮的超級名牌。 「童童,妳說我怎麼辦好啦?」周恬恬向好友求援。「她們兩個,不論哪一個我都得罪不起啊!」 「妳先別擔心。」童語非輕輕握住周恬恬的肩,溫聲安慰。「只要李香玉不說出來,于學姊不會知道是妳說出秘密,她只會以為是巧合。」 「可是李香玉真的不會說嗎?」周恬恬不敢確信。 「她不會的。」這點,童語非敢保證。「如果她以後還想請妳當間諜,絕不會傻到自己揭妳的底。」 「什麼?妳的意思是她以後還會繼續要我出賣于學姊嗎?」周恬恬驚恐不已。 「不然咧?」方世明涼涼搭腔。「妳以為她會放過妳嗎?」 周恬恬臉色發白。 「好了,世明,妳別嚇她了。」童語非拉好友坐下,斟一杯溫開水讓她定定神。「現在情況既然演變成這樣,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妳也別太憂心,起碼李香玉為了拉攏妳,肯定會給妳一些好處。」 「是啊。」周恬恬情緒寧定後,臉頰淡淡染開喜悅的霞暈。「她答應邀請我參加她舉辦的下午茶派對。」 「妳以為這就代表妳打進李香玉的社交圈了?」方世明又澆冷水。「妳最好別讓于學姊知道妳去參加了,否則她用肚臍想,也猜到妳是叛徒。」 童語非瞪他一眼,搶在周恬恬還沒歇斯底里前發話。「總不能永遠當間諜,遲早得做個選擇,到那時候,李香玉為了自己的面子,我相信她也不會任由于學姊欺壓恬恬。」 「是喔。」方世明懷疑地輕哼。 童語非不理他,轉向好友。「結果于學姊到底要Cos哪個角色?」 「瑪莉皇后。」 童語非揚眉。「是那個跟路易十六一起被送上斷頭臺的瑪莉安東尼嗎?」那位虛榮任性的皇后,倒很適合于夢娜來扮演。 「嗯,李香玉跟我撂下話,她一定會Cos得比于學姊更出色,豔驚全場。」 「她們兩個,是都長得很漂亮啦。」方世明咕噥著評論。「而且也夠有錢,做幾套宮廷禮服都不成問題。」他頓了頓。「那妳們兩個呢?有沒有想到要Cos誰?」 「我們是小角色,一點也不重要。」童語非自嘲。 「幹嘛這樣說呢?童童妳也長得很有『特色』啊!這樣吧,Cos 涼宮春日如何?只要一套學生制服就好了,成本不算太高。」方世明興致勃勃地提議,涼宮春日是他目前最迷戀的動畫女角,桌上就擺了個等比例縮小的人偶。 「涼宮春日也算得上是個我行我素的校園女王,我配得上嗎?」 「怎麼配不上?我跟妳說……」 接下來方世明喳呼了些什麼,童語非已經聽不見了,她睜大眼,瞪著窗外。 這間位於學校最角落的社團教室,偏僻歸偏僻,視野卻極好,能看見校園內最棒的森林湖景,尤其是日落時分,更美得動人心魂。 此刻正值黃昏,兩匹馬一前一後從森林竄出,奔向湖畔,坐在前一匹馬的少女騎士似乎有些掌控不住,情勢危急。 「那不是李香玉嗎?」周恬恬也發現這一幕,小聲地尖叫。「好危險!」 一點也不危險。 童語非漠然看著追在李香玉身後的少年騎士,英勇地趕過去,與她並轡,然後健臂一展,硬生生扯住她的馬韁,同時停定兩匹馬。 驚魂甫定的李香玉被少年抱下馬,立刻撲進他懷裡尋求安慰,嬌弱顫抖的模樣我見猶憐。 「那個英雄救美的人,是路西法嗎?」周恬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沒錯。」童語非翻出數位相機,拍下這一幕。 「他們兩個怎麼會一起騎馬?我聽說李香玉騎術不錯啊,怎麼會控制不住自己的馬?」 「很簡單。」童語非凝望著在湖畔親熱相擁的身影,眼神逐漸迷離。「因為這是李香玉自導自演,她想得到路西法。」 ※ ※※ 她在勾引他。 路西法安慰著不停拿豐滿的胸部往自己懷裡磨蹭的少女,言語溫暖,她看不見的眼神卻冰冷。 他不是傻子,當然看得出李香玉玩什麼把戲,她要他拜倒在石榴裙下,做她忠貞不二的臣子。 從那天她故意將手帕丟到他面前,他就猜到她的目的了,今天這場騎馬邀約,不過是證實他的推測。 這個野心勃勃的少女之所以會看上他這個一文不名的窮小子,是因為她以為他屬於于夢娜吧? 可惜的是,他並不屬於任何人。 「別哭了,學妹。」他撫摸她秀髮,手指刻意刷過她耳殼,在大多數女生都覺得敏感的耳垂曖昧地勾留。 果然,她像是有些發癢,訝然揚睫。 那清澄的大眼睛根本一滴淚水也沒——要演戲也不演個徹底! 路西法不著痕跡地冷笑,眸光轉柔。「還怕嗎?」溫情又沙啞的嗓音簡直如魔鬼一般魅惑。 她怔住。 「別怕,已經沒事了,以後小心點,知道嗎?」語落,他替她理了理微亂的雲鬢,然後很紳士地放開她,來到她的座騎前,在牠耳畔溫柔低語。 他挽著馬頸,安撫馬的情緒,又親又哄的,看得李香玉忽冷忽熱,臉頰奇異地發燒。 幾分鐘後,他同時牽起兩匹馬,好整以暇地走向她。「妳大概不敢再騎馬了吧?我們散步回去。」 就這樣? 李香玉驚愕,如果是別的男孩,早就不由分說地吻上她了,他居然還能不動如山? 難道她引以為傲的女性魅力失靈了嗎? 「走吧。」他對她微笑。 她愣愣地跟在他身後,看著他俊挺的背影,忽然覺得好不甘心,主動挽上他臂膀,臉頰貼在他衣袖,嗅聞著他身上的男性味道。 然後,在一陣意味深刻的目光相凝後,她主動踮起腳尖,送上自己豐潤的紅唇。 茂密的林木後,隱約傳來馬蹄聲,路西法警醒地聽見了,沈醉在激情裡的李香玉卻全不在意…… ※ ※※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葉行凱隱身在林後,張望著湖畔精彩的一幕,唇角若有似無地勾起。 「看什麼看?走啦!」夏天藍瞪他一眼,韁繩一扯,身下的座騎聽話地調頭,她再輕喝一聲,便俐落地奔跑起來。 停下來看的人,明明是她啊。 葉行凱聳聳肩,也瀟灑地策馬疾奔。 兩人並非約好飆馬,只是偶然相遇,但既然遇上了,便得比個高下,這是夏天藍的提議,而葉行凱也欣然同意。 她個性一向不服輸,他知道,所以一開始比賽,他便料定了她不可能緩下速度,不料在接近湖畔時,她竟遲疑地停下了,他好奇地跟過來瞧,原來是她的手帕交在上演親熱戲碼。 她看著,臉蛋似是渲染一抹薔薇色澤,雖然淡到幾乎無法辨認,他仍是敏銳地看出來了。 這意外的發現,令葉行凱一路不自覺地噙著笑意,也滅了與她一爭長短的心,從容地將勝利女神的勳章讓給她。 「你輸了!」她倒是毫不客氣地誇示自己的榮耀。 他微微一笑。「我說妳啊,這種什麼都要跟男人一拚的脾氣,能不能改一改?」 「抱歉,改不了。」她高傲地一甩長髮。 他也不認為她會改,直盯著她,深眸蘊著濃濃興味。 「你看什麼?」她顰眉。 「看妳臉紅。」他說話的口氣,總是帶著點調情般的邪味。「剛剛妳不小心看到妳的好朋友跟男生擁吻,是不是覺得很害臊?」 「我沒臉紅!」她反駁,頰色卻更緋紅了。「就算有也是因為騎馬的關係。」 「是喔。」他調侃的眼神擺明了不相信。「沒想到妳還真純情,我以為妳整天跟李香玉那個交際花混在一起,對男女之間的事已經見怪不怪了。」 「她是她,我是我。」夏天藍撇過頭,不看他。 見她明明尷尬,又要強裝漠不在乎的模樣,他實在覺得好笑,忍不住想逗她。「該不會還是處女吧?」 「什麼?」她一驚,為了騎馬方便而高高束起的秀髮在空中劃開美妙的弧度。 他策馬接近她,有意無意地靠近她耳畔。「我說妳,應該還沒有過那方面的經驗吧?」 她倏地凜息。「我有沒有,你管不著!」 「為了保留給初戀嗎?」他不懷好意地追問。「我看得出來妳喜歡行書,妳的初夜,肯定是要留給他的吧?」 「跟你無關。」她懊惱地睨他,不承認也不否認。 但這答案,已經夠明白了。 葉行凱頓覺胸口一股悶氣橫堵,驀地伸手掐住她小巧的下頷。 「你想做什麼?」她試圖躲開他的箝握,驚動了坐騎,不安地踢著馬蹄。 他為了替她安撫受驚的馬,扯過她的韁繩,順勢一翻,索性也坐上她的馬,雙手從身後攬住她。 「你幹嘛?誰准你坐上來的?」她掙扎著抗議。 他緊緊圈鎖她,不讓她亂動,俊頰放肆地貼上她細膩的頸側。 「你給我下去,不許你碰我!」她生氣了,清冷地命令。 他當然沒那麼聽話,擒住她臉蛋,強迫她轉向自己。 她憤慨地瞪他,而他也用一雙性感又邪氣的黑眸,挑逗她。 「滾開!」她絲毫不動搖。 他的男性尊嚴受傷了,眼神一狠,往她柔軟誘人的櫻唇逼近。 但在距離只有一個呼吸的時候,他停住了,僵持兩秒,他猛然放開她,躍回自己那匹馬上。 他扣緊韁繩,指尖慍惱地掐進掌心肉裡。 該死的,他竟然親不下去!從來對女生都是無禮狎弄的他,竟然眼睜睜地看著兩瓣可愛的唇在面前張揚,卻不敢輕舉妄動。 「聽說舞會那天,妳跟行書會扮成一對戀人?」他嘶聲問。 「是又怎樣?」 他自嘲地撇唇,再回首時,已是平素的玩世不恭。「沒什麼,只是好奇你們這兩個書呆子會 Cos 成什麼可笑的樣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