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花季

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3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名牌高校生——各懷鬼胎的迎新舞會(一)

這些片段在本人腦海浮沈多年,終於在前陣子,我下定決心把故事寫出來。(應該說,稍微克服了懶惰病啦。XD)請大家把這系列文章當成本人的遊戲之作,也就是說,這不是完整的連續劇,比較偏向美國影集那樣的單元劇,每一集都有個小小的主題。 演出這部青春影集的角色大部分都曾經在薔以前的作品出現過,其中還有一對將成為下本新書的男女主角(就是一月下旬會出版的《魔王的女人》),但他們在這系列故事裡都將以化名登場。 為什麼不用他們的本名呢? 因為如果用本名,在下就必須考慮到很多背景設定的細節不能出錯,也不能讓他們上網、玩部落格、使用可以拍照錄影的手機等等(因為那個年代可能還沒有這些玩意),這樣實在太累了,不符本人懶惰本性。XD 再來還有個很妙的原因,等大家看過新書《魔王的女人》就會明白了。 閱讀本系列文章,有幾個遊戲規則請大家務必遵守~~ 一、本部落格所有文章創作版權皆歸本人所有,嚴禁任何形式的轉載,否則將循法律途徑追究責任。 二、千萬別跟本人追著要這群高中生長大之後的故事,請牢記,這是遊戲之作啊! 三、歡迎大家多多與我討論故事情節與角色,本人會很開心的~~ ^-^ 現在就請大家放鬆心情,開始享受第一單元的故事囉! 這個單元共分成四篇,會在一月中旬連載完畢,算是本人送給大家的耶誕跟新年禮物(也是送給我自己),希望你們喜歡~~ 各懷鬼胎的迎新舞會(一) 在台灣,有這樣一所私立中學。 這裡,擁有比多數大學還廣闊的校園,每一棟校舍建築都是出自名家設計,學生的必修課程除了一般的文理科目,還得學習馬術、社交舞、國際禮儀。 這裡最看重的不是學生的腦袋,沒人在乎你是天才或傻瓜,也不是你的行為舉止,雖然校方總是口口聲聲要求學生循規蹈矩,但最終判別你是不是個『好』學生的標準通常只有一個。 那就是,你身上的『名牌』! 此名牌可非名牌,我說的不是Tiffany、Hermes或Chanel這些世俗到極點的精品牌子,而是一個人出生時,烙在他或她身上的標記。 沒錯,這才是我說的『名牌』。 它告訴我們你來自哪個家族,你爸爸媽媽是誰,爺爺奶奶又是何方神聖,基本上這跟你叫啥大名也無關,最重要的是,你姓什麼,給你這個姓的家族夠不夠有權有勢。 在這間學校,大部分同學身上都掛著一張夠炫的名牌,當然,也有少數例外。 很遺憾,在下敝人我便是屬於雜牌軍團的一員。 這都怪台灣人受到中華文化影響太深,做父母的老是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過時觀念,於是拚了命地縮衣節食,就算打腫臉充胖子,也非把自己的孩子送進貴族學校去。 比起同學們一個比一個顯赫的來歷,我的出身真是卑微得可憐,家父只是科學園區一個小小的資深工程師,在前幾年泡沫經濟的時候領了不少股票,算是小有積蓄。 而他在家母的慫恿下,決定把這些積蓄全敗在我身上了,我如果是個懂得感恩的小孩,真應該感到榮幸。 可惜我不是,所以我不由得有點怨,怨家裡兩位望女成鳳的大人看不清現實,把我丟到貴族的遊樂場來當邊緣人。 幸好,我在學校還是勉強交到幾個朋友了,都是跟我差不多出身的人物,我們跟學校申請了一間位於最偏僻角落的社團教室,只要一有空便會混在一起,是最團結的雜牌軍團。(不團結也不行,因為沒有任何一支名牌軍會接納我們,哈。) 跟我交情最好的方世明,就是傳說中所謂的『宅男』,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動漫狂,整天沈溺在2D世界裡。 他有一頭永遠都整理不好的亂髮,制服領帶總是鬆垮垮地垂在一邊,只要下課便會立刻戴上耳機,美其名是聽音樂搖滾,其實是避免跟任何人正面溝通。 他不喜歡說話,我也不是很愛,我們可以對坐一個小時不吭一聲,他打他的線上遊戲,我看我的書。 我另一個好朋友周恬恬就很受不了這樣的沈默了,她喜歡說話,總像個嗑藥的瘋子喋喋不休,事實上我想她是很沮喪,因為自從入學後她一直百般討好校園女王于夢娜,對方卻只是把她當成很好使喚的婢女。 不過我們雜牌軍終究還是有人征服校園女王了,雖然他從不承認自己屬於這個軍團,用盡一切手段試圖遠離我們。 但我知道,他離不開的,就算他以為自己離開了,別人依然會把他歸為我們這一類,只因為他身上沒有一張璀璨耀眼的名牌。 他曾經有過,數年前,他父母也曾是名動一方的大人物,後來破產了,一文不名,兩人很沒義氣地攜手自盡,把他這個獨生子丟給親戚扶養。 於是,啣著金湯匙出世,曾經享盡榮華富貴的光明之子,墮落了。 就好像那個曾經受盡上帝寵愛的墮落天使,有朝一日光芒不再,也只能在地獄裡沈淪。 我給他取了個『魔王』的外號。 他,就是路西法—— ※※※ 「你是上帝特地派來折磨我的嗎?」 「妳說呢?」 校園一角,濃密的林蔭深處,細碎地響著聲聲男女情慾的吟唱,陽光從葉縫中篩落,映亮了一張俊美到近乎罪惡的臉。 他半仰著臉,吻著一對優雅挺立的乳峰,他挑逗又粗魯地吻著,直到那白皙的胸脯染開點點霞色。 「嗯——」于夢娜按捺不住地呻吟,強烈的需要令她心急如焚,顧不得淑女形象,主動卸下身前男人的皮帶,拉下拉鍊。 「學姊,妳在幹嘛?」路西法注意到她的舉動,邪佞地挑眉。 「我要你!」美眸氤氳著魅惑。「給我……」 正當她意亂情迷之際,鐘聲剎時敲響,路西法猛然扣住那不安分的玉手。「上課了,妳不會想蹺課吧?」 「啊?」她怔住,一時回不了神。 他替她扣好制服衣扣,拉平學生裙,又伸手撥了撥她美麗如雲的秀髮。「別忘了妳可是學姊,要給我們這些學弟妹一個好榜樣。」 迷霧緩緩散去,幾秒後,于夢娜總算找回理智,瞳神恢復清明。 「你真是個魔鬼!」她拋給他一記媚眼,很不甘願地在他俊唇上啄吻一口。「我先走了。」 「嗯。」路西法斜倚著樹幹,懶洋洋地目送她婀娜多姿的倩影。「對了,學姊,妳沒忘了……」 「放心,我怎麼會忘?」沒等他提醒,于夢娜便回眸一笑。「我已經把你那份迎新舞會的企畫案送給行書看了,他很欣賞,這屆學生會的活動組長,肯定是你了。」 「感謝學姊大力幫忙,我會好好答謝妳的。」 「你已經謝過我了。」于夢娜指了指自己的朱唇,盈盈離去。 直到她身影完全淡去後,路西法才允許自己收住唇上的笑意,眼眸落下一簾陰翳。 「魔鬼啊。」一道又輕又沈的聲嗓在他身後悠然揚起。 他倏地擰眉,旋過身,映入眼底的,果然是如他所料那個纖細瘦小的少女。「童語非,又是妳!」 他瞇起眼,不悅地瞪視她,她又拿著一本筆記不曉得在寫什麼了,胸前掛著的手機肯定已經拍下方才的絕妙鏡頭。 「妳這種躲在別人身後鬼鬼祟祟的毛病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改?手機給我!」他伸手想搶。 她伶俐地往後一跳,手機也跟著甩到身後。「拍幾張照片有什麼關係?小氣鬼!」 「我沒興趣當妳觀察日記的主角。」 「誰說你是主角了?」她俏皮地轉著眼珠。「你在我的日記裡,只能算是個小小配角,一點也不重要。」 「是嗎?」路西法微翻白眼,不知該為她這樣的辯駁感到憤怒或高興,他當然知道自己不是她唯一的觀察對象,但說只是個小配角,也太瞧不起他了。 「看你的表情,好像很希望自己是主角?」她看透了他的思緒。 他撇撇嘴。很少人能看透他,她算是鳳毛麟角的異類。 「我遲早有一天會是主角。」他面無表情地轉身,往教學大樓的方向走。 她跟在他身後。「勾引校園女王也是你的計畫之一嗎?你想利用她幫助自己往上爬?」 「我想怎麼做妳管不著。」 「她已經幫你說服葉行書讓你擔任學生會的活動組長了吧?這可是個肥差耶!以後學校所有社交活動的門票都控制在你手中了,權力不小呢,葉行書居然答應把這位子交給你?」 「因為他欣賞我提出的企畫案。」 「而且還有于夢娜這個前學生會副會長的大力遊說。」童語非犀利地一語道破。「畢竟葉行書能選上學生會長,于夢娜也幫了不少忙。」 路西法回頭送她白眼一枚。 「怎麼?」她笑嘻嘻。「難道我說錯了嗎?」 「妳沒說錯。」他轉回頭,俊唇隱隱牽動。「妳如果想譏諷我,勸妳還是省省吧!我不會後悔自己小小利用了于夢娜。」 「這只能算是一種利益交換,對吧?」她善解人意地接口。「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運作的,放心吧,我瞭。」 他又忍不住牽動唇角了,跟她在一起,似乎特別容易想笑。 「今天放學後,我們幾個要聚餐,你要來嗎?」她忽然問。 「妳又在裝傻了嗎?」他不耐地嗤聲。「我早說過了,我不會跟你們這些雜牌軍混在一起。」 「別這麼說嘛,大家可是很懷念你呢。」 「很抱歉,我一點也不懷念。」那段遭受眾人排擠、只能窩在陰暗角落的日子,他巴不得早點拋到九霄雲外。 童語非凝住步履,望著他健步如飛的身影,他像是恨不得自己長了雙翅膀,自由地在天空遨翔。 「路西法,你一定會愈爬愈高吧?」她輕聲問。 「當然!」他回答得毫不猶豫。 也就是說,他會離她愈來愈遠。 童語非澀澀地微笑,半晌,才強迫自己振作低落的情緒,歡快地跟上去。「喂,如果你真的當上學生會活動組長,第一個要辦的應該是迎新舞會吧?你打算怎麼做?」 ※※※ 「Cosplay?!」 聽說今年迎新舞會的主題,一向冷靜端莊的夏天藍也不禁露出微微吃驚的表情。清風吹來,調戲她鬢邊一綹落髮,她抬手收攏,女性化的動作勾惹周遭無數心動的視線。 十六歲的她,五官秀麗,肌膚透白如瓷,再加上那一頭幾乎長達腰際的飄逸直髮,她美得就像一尊日本娃娃。 她來自政治世家,兩個姊姊夏天晴、夏天霓都曾是校園名花,無數男學生巴望著想摘下,卻徒然刺傷雙手。 而她全身上下透出的一股冰冷氣韻,顯示她也同樣是一朵不容易採擷的高嶺之花。 她身旁的李香玉就顯得可親多了,因為母親是服裝設計師,家教薰陶之下,她很會打扮,也很愛打扮,將偏向豔麗的容顏妝點得十分出色,烏黑的短髮特意挑染幾束紫色,更顯得嫵媚亮眼。 她就讀國中時曾是全校女生仰慕追隨的領袖人物,如今升上高中,她也打算奪下校園女王的寶座。 「什麼是 Cosplay?」夏天藍問好友。 「妳連這也不曉得?」李香玉翻白眼,嬌聲笑了。「也對,妳整天就知道讀書,從來沒看過動漫,怪不得不曉得 Cosplay是什麼。」 「那是一種遊戲嗎?」 「算是吧。就是打扮成跟妳喜歡的動漫角色一模一樣,穿他們穿的衣服,連髮型配件都要一樣。」 「所以今年的迎新舞會就要玩 Cosplay?」 「嗯,其實就定義上來看,跟化妝舞會也差不了多少。」 「我懂了。」夏天藍點頭。 「我看妳根本一點也不懂。」李香玉取笑她。「妳知道自己要扮成誰嗎?」 「我會回去查資料。」 「好吧,那妳找到想扮演的人物再告訴我,我媽媽是設計師,手下一堆助理,我們不愁沒人幫我們做衣服。」 「那就謝謝妳了。」 「客氣什麼?」李香玉嫣然一笑。「倒是有件事要請妳幫忙。」 「什麼事?」 「妳跟葉行書很熟,對吧?聽說他跟于夢娜交情不錯,妳幫我打聽看看,于夢娜會在舞會裡扮演什麼角色?」 「她扮演誰,重要嗎?」夏天藍挑眉。「妳怕跟她衝到?」 「我就是要跟她衝到。」李香玉刻意性感地搧搧眼睫。「我要跟她扮演同一個角色,比比看誰才是真正的女王。」 「才剛上高一沒幾天,妳就想跟學姊嗆聲啦?」夏天藍似笑非笑地凝睇好友。「于夢娜不是好惹的,妳小心點。」 「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李香玉倚在窗邊,走廊上一個身材高大的俊俏少年正巧經過,她故意將手帕往他身上砸。 他微微一驚,卻不動聲色,撿起手帕,遞還給她。「是妳的嗎?學妹。」 「是,謝謝學長。」李香玉眼神嫵媚。 兩人深深地相凝,盡在不言中。 「他是誰?」少年走後,夏天藍低聲問。 「是下一個即將拜倒在我裙下的傻瓜。」李香玉極有自信地發表宣言,美眸熠熠生輝。「他是于夢娜的男人,妳等著瞧吧,在迎新舞會前,我會將他釣到手。」 「妳弄錯了,他不是于學姊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是邱子祺……」 「邱子祺只是檯面上的,檯面下是剛剛那一位。」李香玉拍拍好友粉嫩的臉頰,笑她天真。「妳以為于夢娜是那種專一不二的癡心女子嗎?別傻了!」 「妳也不是啊。」夏天藍不客氣地揭好友底牌。「腳踏兩條船,不也是妳的拿手好戲?」 「豈止兩條?三條、四條對我來說都只是小 Case!」李香玉呵呵笑。「所以妳等著瞧吧,不管檯面上或檯面下,只要是于夢娜的男人,我都要定了!遇到我算她倒楣,不過只要她夠識相,我會讓她安然畢業。」 看來她對校園女王的頭銜,是勢在必得了。 夏天藍搖頭,冷眼旁觀好友玩她最擅長的遊戲。 她不能理解為何女孩子總愛彼此爭奇鬥豔,誰比誰更受男生歡迎,很重要嗎?她認為人生應該有比這些更值得爭取的東西。 她的目標從來不在成為全校最美最受歡迎的女生,也不在高踞每次考試的榜首,她要的,是在台灣未來的政壇爭得一席之地。 為此,她首先瞄準的目標,便是成為下屆的學生會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