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季可薔/梁蘊如的創作部落格
  • 1974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原來我也可以很納粹?

據說電影是改編自小說,描述一個高中歷史教師為了讓同學們瞭解希特勒時代的獨裁體制絕對可能在現代復活,於是在班上玩角色扮演遊戲,由他扮演獨裁者,同學們必須對他唯命是從。 原本,只是一個有趣的教學實驗,沒想到同學們愈玩愈上癮,竟然在校園裡掀起了一股法西斯熱潮,最後造成難以挽回的悲劇—— 影片剛開始,薔努力讓自己融入歐洲的校園,看慣了美國的YA片,說實在對歐洲青少年感覺很陌生,長相不一樣,穿著不一樣,態度也不一樣。 雖然他們也會狂歡,也會跳舞,也會做不該做的事(抽煙吸毒等等),但氛圍就是比美國多了幾分壓抑,幾分迷離。 或許是導演用的色調的關係? 接下來故事逐漸進入主題,看德國高中校園竟然可以開諸如『獨裁體制』或『無政府主義』的選修課程,更令我吃驚,而且不管是否認識得很清楚,至少每個同學都能對『納粹』、『法西斯主義』、『獨裁』等字眼琅琅上口。 好友說,或許是因為德國人背負了二戰的原罪吧?所以他們從小就必須學這段歷史,學著不要重蹈覆轍,犯同樣的過錯。 學生們反駁老師,『納粹』不可能在二十一世紀復活,法西斯主義已是過去,他們覺得修『獨裁體制』這門課沒有意義。(典型的青少年,就是喜歡唱反調 :P) 老師於是決定不妨來做個實驗,看大家是不是可以變得很『納粹』。
起初,真的很好玩。 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立正、呼口號、同時踏步,試著拋開個人主義,成為團體合作的一份子。 當然有些人覺得蠢,也不習慣中規中矩,但當遊戲玩上癮後,有人從中發現了他們可以在這個團體裡得到從前不曾得到過的認同。 他們為這個團體取名為『浪潮』,穿白襯衫當制服——不管你家裡是富有或貧困,不管你腦袋是聰明或愚笨,不管你長得漂亮或醜陋,不管你之前在同儕間受不受歡迎,只要穿上白襯衫,你就是『浪潮』的一份子,就是團體的一份子。 這個團體,會無條件地接受你,沒有階級,沒有分別。
看這部電影的時候,薔不停自問,如果我也是其中一名青少年,會不會加入『浪潮』? 答案是:我會! 我也會加入浪潮,我想成為同儕的一份子,不想被排擠在團體之外,如果我不穿白襯衫,就沒有人跟我說話,他們會用異樣的眼光看我。 我或許也會熱心地為浪潮奉獻一切,像片中的青少年一樣,架設網站,設計標誌,然後將浪潮的標誌到處貼,征服整個小鎮。 我會很高興地跟大家一起做波浪狀的手勢,跟大家一起高聲吶喊,我們是浪潮,我們會改變這個不公平的社會! 天哪,原來我也可以很納粹?! ^^b
至此,正向的教學實驗變調了,浪潮的成員排擠圈外人,如果有人不同意浪潮的理念,那人就是異類,必須被糾正。 當年納粹屠殺猶太人,只因為他們覺得亞利安種族是強者,強者當然要淘汰弱者,這是適者生存的真理。 現在,非浪潮份子是否也不該生存於這個世界上? 影片最後,老師發表了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說,命令同學將反對他的男主角揪到台上,問同學們該如何處置他? 老師將同學們的情緒帶到最高峰,然後問他們,難道他們要殺死那個背叛他們的男主角嗎? 同學們啞口,這時才突然醒悟他們的遊戲已經玩到接近危險邊緣,他們迷惘地想煞車,但已經來不及了。 有一個已經陷太深的同學,因為不想結束這一切,卻又無力挽回,只好吞槍自殺——
電影結束在一個沈重的驚嘆號。 可我跟好友卻一直沈浸在那驚慄的情緒中,久久無法平息,之後還在麥當勞熱烈地聊了兩個小時~~(有個可以一起討論電影的朋友真好 ^-^ ) 獨裁體制,其實也有可能在現代復活,因為這個社會永遠存在著階級問題,因為我們都想要公平正義,尤其是處在社會下層的非既得利益者。 前陣子有個剛認識的朋友,居然跟我說,以華人的民族性,說不定比較適合極權統治。 我一聽他這論調,差點吐血! 好友笑著安慰我,她說以台灣人賺錢最重要的性格(這算諷刺嗎),不太可能再接受一個獨裁領袖。(也就是說我們供奉在某座紀念堂的那位,他的幽靈應該不會繼續在台灣街頭遊蕩) 最好是這樣啦! 附上電影部落格網址:http://thewave.pixnet.net/blog/post/2341814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